2013年9月21日星期六

林义顺八十年前的中国大西北计划



 
 联合早报 - 柯木林:林义顺八十年前的中国大西北计划 (2013-09-21)
http://www.zaobao.com.sg/forum/views/opinion/story20130921-255621
 
开发大西北是当前中国经济的热门课题。今年8月中旬,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视察兰渝鉄路木寨岭隧道工地时宣布:“未来三年,中国西部将建1.2万公里鉄路”,占全国新开工鉄路的53%(见2013年8月19日《联合早报》第25版),可见当局对开发大西北的重视。
  兰渝鉄路指的是甘肃省兰州市至重庆,全长约850公里,是连接西南和西北地区的大通道,预计2015年底全线通车。届时,从重庆至兰州将从目前的22小时缩短至7小时。
   新加坡人应该感到骄傲,早在80年前(1932年),我们的先贤,著名潮人企业家林义顺(1879-1936,曾出任兩屆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已向 中国国民政府提出开发西北富源的方案。当时的西北,包括绥远、察哈尔、山西、陕西、宁夏、甘肃六省,与今天中国西北地区的概念:陕西、青海、新疆、甘肃、 宁夏的地理位置不相上下。
  林义顺为什么要提出开发西北的计划呢?根据他的说法:“关于开发西北,近来国内很有不少人主张,因为看见东北的沦陷,原是自己没有开发的缘故,所以现在便主张开发西北”。
   这里牵涉到一个历史的大背景问题。那就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国东北三省全部被日本占领。东北的沦陷,使许多人提出开发西北的主张。虽则当时有不 少人提出开发西北,但多是空谈,沒有具体办法。与众不同的是,林义顺的开发西北计划,不是凭空想象的,而是在西北各省考查六个月后才提出,有一套具体方 案。

多次畅谈开发西北
  1931年,林义顺因足疾从新加坡到上海治疗,适逢“国难会议”在洛阳举行,他被聘为 “国难会议会员”,抱病参加。会后又被邀赴考察开辟西北事宜。在西北各省,他看到大好山河,宝藏满地,但却民生凋敝、哀鸿遍野,于是拟订了一个详细开发西 北的计划,呈交国民政府,想为祖国的富强略尽绵力。
  林义顺曾多次发表演说,畅谈开发西北问题。回到北平(现在的北京)后,他一度住在北平崇外 手帕胡同46号李姓朋友的家中。《北平民国日报》记者听说林义顺在北京,特地到其寓所访问。这次专访,题为“华侨林义顺读开发西北富源”,附题是“救国必 须开辟西北有决心不患无办法”,刊载《北平民国日报》(内容详见1932年出版的《华侨周报》,期21(页71-74)的转载)。我们从林义顺的记者答问 及其演讲中,可以看出他是个思路清晰,辩才很好的企业家。
  林义顺主张开发西北,首先是要筑路。因为筑路需要很多人力,他建议“打开牢门,放出 犯人”,利用犯人筑路。这样一来,“一方面可节省犯人坐吃耗费,一方面可减轻犯人的铁窗痛苦”。如果犯人不敷,则“可利用地方驻军,化兵为工,可免士兵娇 懒的习惯。还可以召集地方居民,利用奖励方法,使其明白筑路的利益。我国(中国)向来以修桥筑路为善举,政府更加奖励,势必踊跃投入”。
  林义 顺认为“开发西北初步的急务”就是造林、开渠。“造林可以防水旱,调节空气,培植木材;开渠可以导源。造林开渠成功后,河水高涨,不致决堤成灾。干旱时亦 不失稼。造林开渠也可以采用筑路同样的方法。考西北的森林极少,渠道不多,政府应努力勉励造林及设局保护原有的森林”。
  记者问他:“以目前国 家与人民如此贫乏,恐不易于进行”,开发西北需要雄厚的资本,钱从哪里来?林义顺说:“余意无钱亦可进行”,“西北的土地,就是资本”。他举例“从前孙总 理(孙中山)提倡革命的时候”,“无钱复无兵又无一军舰”,但亦能推翻建制,建立民国,“就是因为当时一般同志,都抱决心,拥护他的主张。这样看来,若政 府抱定决心,要开发西北,民众起来表同情,上下一致,何怕资本没有着落呢?何怕西北开发不成功呢?”
林义顺以其独特的海外视野说:“现在的西北,远胜于未开辟前的南洋群岛。我人倘能吃苦耐劳,奔到西北,开发富源,数十年后,未尝不可繁盛。百余年前的美洲,不是一块人烟绝少的荒地么?现在变做全球最富强的国家”。

具体意见不空谈
   有关进行开发西北的具体办法,林义顺说政府应在南京(国民政府首都)设立一个“开发西北委员会”负责监督管理。“开发西北委员会”的成员,可以“西北各 省之建设厅及实业厅之厅长为当然委员。而中央更委派人数参加组织之。凡委员有所决议,需经实业部及内政部批准,始得施行”。
  “开发西北委员会”设有董事会,人数中外可以相等,“但董事长则由中国人充任”。“余以为开辟西北,应由政府规定外人投资合作之章程”。同时设总机关于上海,并附设一陈列于上海办事机关之内,更设办事处于西安,以便外人之接洽,俾能引起外人对于西北之注意”。
   至于如何筹集开发资金,林义顺认为要能“善为利用外国资本及科学”。他指出:“从前美洲着手开发,也是利用外资,如法、荷等国的资本;现在开发西北,应 当利用外人充分资本,及相当的科学经验。因为不是以一锄就可以得食的,所以不是国人所能单独举办的。必须由中外合办,尤可于短时间内,养成自己的技师人 才,以后就可以慢慢自己设法举办了”。
  开辟西北事业,林义顺认为应分为甲乙两种:“规模大的属甲种,规模小的属乙种。甲种规定由中外合办,利用外人资本和科学方法”。或许由于当年苏联对中国虎视眈眈及日本侵华,林义顺不欢迎这两个国家参加,“只是赤俄和日本就不能享有此种权力”。
  “惟一省中如有一百种可办之甲种实业,不必全数均由中外合办。可先以一小部份由中外合办,其余之大部份则留待他日吾国技师养成及资本充裕之后”。
   “股票分两种:中国股票以红色为票面;外国股票以白色为票面,股息相等,而股权则中国股大于外国股,并不得互相转买。虽是合股经营,主权乃属我国(中 国)人。我国人常怕外人投资,实则外人有什么可怕?从前华侨出国漂泊时,身无长物,又无政府保护,尚且不怕外人,而创出钜业,今我国人以自己土地为资本, 复在自己国内有政府保护,而反怕外人,不敢与之合作经营,岂不是笑话!”
  记者对林义顺的言论,十分佩服并总结道:“按林君系生长于南洋,幼孤家贫,而卒能创立种种伟大之事业,今观其无钱亦可开辟西北,初闻之似不足信,继而深佩其计划之切实易行。其个人事业所以有今日之成功,信非偶然也”!
  不幸的是,当年时局混乱,国民政府衮衮诸公高谈阔论,却无任何的决心表现,林义顺大失所望,只好怏怏回归新加坡。他提出的开发大西北的宏愿,也就不了了之!
  今天,当我们重读林义顺这番谈话时,还是很有启发作用。温故知新,历史在这里发挥了现实意义的功能。林义顺开发西北的计划,终于在80年后付诸实现。林义顺若九泉有知,必当欣慰之至!
   今年7月初,我陪同林义顺的孙子林英仁(Robert Lim)前往其祖籍地,位于汕头市郊区歧山镇马西村寻根探祖,并重访林义顺在上海及南京的故迹。此行承蒙上海国际友人研究会副会长徐作生的协助,在上海图 书馆翻阅资料,查得当年刊载于《华侨周报》这则有关“南洋华侨实业家林义顺先生讲开发西北问题”的讲演原文(见前引书《华侨周报》,页35-37),如获 至宝,乃作此文,与大家分享,并向徐作生致意!

作者是本地历史学者


 
 
 
 
华侨周报 - 1932年21期 - 南洋华侨实业家林义顺先生讲开发西北问题
 


 




华侨周报 - 最近侨讯 - 华侨林义顺读开发西北富源 (转载北平民国日报)





 

联合早报 - 林义顺潮汕祖厝成猪圈 2012-05-06



早报网 - 林义顺潮汕祖厝成猪圈 2012-05-06

http://www.zaobao.com.sg/sp/sp120506_003.shtml

   以著名先驱人物林义顺名字命名的“义顺”(Nee Soon)区,人人晓得。但很少人知道,这位十九世纪初期在本地风光一时的大园丘主、实业家,今天在中国潮州的家乡的祖厝却破落不堪,甚至有一间房子被人辟作养猪的圈子。
  林义顺1879年出生于新加坡,幼年父母相继逝世,由富有的外祖父抚养。他先是在家塾读中文,10岁起先后进圣约瑟和英华两所英文学校念书,因此他中英文兼通。
  其实,林义顺当年在柔佛、三巴旺和义顺一带开山辟地广种黄梨和橡胶,单单三巴旺的黄梨园便有二万英亩。他也出产黄梨罐头,赚了不少钱,有“黄梨大王”之称。
  由于他的祖籍是广东省潮州澄海县岐山马西乡(今天的汕头市郊),而他在本地的办事大楼也称“马西岭大厦”,因此相信今天的马西岭(Marsiling)是以他家乡名命名。




乾坤大略网 - 林义顺八十年前的中国大西北计划
http://www.qiankundaluewang.com/newsInfoDetail.do?newsId=5415

  开发大西北是当前中国经济的热门课题。今年8月中旬,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视察兰渝鉄路木寨岭隧道工地时宣布:“未来三年,中国西部将建1.2万公里鉄路”,占全国新开工鉄路的53%(见2013年8月19日《联合早报》第25版),可见当局对开发大西北的重视。
  兰渝鉄路指的是甘肃省兰州市至重庆,全长约850公里,是连接西南和西北地区的大通道,预计2015年底全线通车。届时,从重庆至兰州将从目前的22小时缩短至7小时。
   新加坡人应该感到骄傲,早在80年前(1932年),我们的先贤,著名潮人企业家林义顺(1879-1936,曾出任兩屆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已向 中国国民政府提出开发西北富源的方案。当时的西北,包括绥远、察哈尔、山西、陕西、宁夏、甘肃六省,与今天中国西北地区的概念:陕西、青海、新疆、甘肃、 宁夏的地理位置不相上下。
  林义顺为什么要提出开发西北的计划呢?根据他的说法:“关于开发西北,近来国内很有不少人主张,因为看见东北的沦陷,原是自己没有开发的缘故,所以现在便主张开发西北”。
   这里牵涉到一个历史的大背景问题。那就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国东北三省全部被日本占领。东北的沦陷,使许多人提出开发西北的主张。虽则当时有不 少人提出开发西北,但多是空谈,沒有具体办法。与众不同的是,林义顺的开发西北计划,不是凭空想象的,而是在西北各省考查六个月后才提出,有一套具体方 案。
  多次畅谈开发西北
  1931年,林义顺因足疾从新加坡到上海治疗,适逢“国难会议”在洛阳举行,他被聘为“国难会议会员”,抱 病参加。会后又被邀赴考察开辟西北事宜。在西北各省,他看到大好山河,宝藏满地,但却民生凋敝、哀鸿遍野,于是拟订了一个详细开发西北的计划,呈交国民政 府,想为祖国的富强略尽绵力。
  林义顺曾多次发表演说,畅谈开发西北问题。回到北平(现在的北京)后,他一度住在北平崇外手帕胡同46号李姓朋 友的家中。《北平民国日报》记者听说林义顺在北京,特地到其寓所访问。这次专访,题为“华侨林义顺读开发西北富源”,附题是“救国必须开辟西北有决心不患 无办法”,刊载《北平民国日报》(内容详见1932年出版的《华侨周报》,期21(页71-74)的转载)。我们从林义顺的记者答问及其演讲中,可以看出 他是个思路清晰,辩才很好的企业家。
  林义顺主张开发西北,首先是要筑路。因为筑路需要很多人力,他建议“打开牢门,放出犯人”,利用犯人筑 路。这样一来,“一方面可节省犯人坐吃耗费,一方面可减轻犯人的铁窗痛苦”。如果犯人不敷,则“可利用地方驻军,化兵为工,可免士兵娇懒的习惯。还可以召 集地方居民,利用奖励方法,使其明白筑路的利益。我国(中国)向来以修桥筑路为善举,政府更加奖励,势必踊跃投入”。
  林义顺认为“开发西北初 步的急务”就是造林、开渠。“造林可以防水旱,调节空气,培植木材;开渠可以导源。造林开渠成功后,河水高涨,不致决堤成灾。干旱时亦不失稼。造林开渠也 可以采用筑路同样的方法。考西北的森林极少,渠道不多,政府应努力勉励造林及设局保护原有的森林”。
  记者问他:“以目前国家与人民如此贫乏, 恐不易于进行”,开发西北需要雄厚的资本,钱从哪里来?林义顺说:“余意无钱亦可进行”,“西北的土地,就是资本”。他举例“从前孙总理(孙中山)提倡革 命的时候”,“无钱复无兵又无一军舰”,但亦能推翻建制,建立民国,“就是因为当时一般同志,都抱决心,拥护他的主张。这样看来,若政府抱定决心,要开发 西北,民众起来表同情,上下一致,何怕资本没有着落呢?何怕西北开发不成功呢?”
  林义顺以其独特的海外视野说:“现在的西北,远胜于未开辟前的南洋群岛。我人倘能吃苦耐劳,奔到西北,开发富源,数十年后,未尝不可繁盛。百余年前的美洲,不是一块人烟绝少的荒地么?现在变做全球最富强的国家”。
  具体意见不空谈
   有关进行开发西北的具体办法,林义顺说政府应在南京(国民政府首都)设立一个“开发西北委员会”负责监督管理。“开发西北委员会”的成员,可以“西北各 省之建设厅及实业厅之厅长为当然委员。而中央更委派人数参加组织之。凡委员有所决议,需经实业部及内政部批准,始得施行”。
  “开发西北委员会”设有董事会,人数中外可以相等,“但董事长则由中国人充任”。“余以为开辟西北,应由政府规定外人投资合作之章程”。同时设总机关于上海,并附设一陈列于上海办事机关之内,更设办事处于西安,以便外人之接洽,俾能引起外人对于西北之注意”。
   至于如何筹集开发资金,林义顺认为要能“善为利用外国资本及科学”。他指出:“从前美洲着手开发,也是利用外资,如法、荷等国的资本;现在开发西北,应 当利用外人充分资本,及相当的科学经验。因为不是以一锄就可以得食的,所以不是国人所能单独举办的。必须由中外合办,尤可于短时间内,养成自己的技师人 才,以后就可以慢慢自己设法举办了”。
  开辟西北事业,林义顺认为应分为甲乙两种:“规模大的属甲种,规模小的属乙种。甲种规定由中外合办,利用外人资本和科学方法”。或许由于当年苏联对中国虎视眈眈及日本侵华,林义顺不欢迎这两个国家参加,“只是赤俄和日本就不能享有此种权力”。
  “惟一省中如有一百种可办之甲种实业,不必全数均由中外合办。可先以一小部份由中外合办,其余之大部份则留待他日吾国技师养成及资本充裕之后”。
   “股票分两种:中国股票以红色为票面;外国股票以白色为票面,股息相等,而股权则中国股大于外国股,并不得互相转买。虽是合股经营,主权乃属我国(中 国)人。我国人常怕外人投资,实则外人有什么可怕?从前华侨出国漂泊时,身无长物,又无政府保护,尚且不怕外人,而创出钜业,今我国人以自己土地为资本, 复在自己国内有政府保护,而反怕外人,不敢与之合作经营,岂不是笑话!”
  记者对林义顺的言论,十分佩服并总结道:“按林君系生长于南洋,幼孤家贫,而卒能创立种种伟大之事业,今观其无钱亦可开辟西北,初闻之似不足信,继而深佩其计划之切实易行。其个人事业所以有今日之成功,信非偶然也”!
  今天,当我们重读林义顺这番谈话时,还是很有启发作用。温故知新,历史在这里发挥了现实意义的功能。林义顺开发西北的计划,终于在80年后付诸实现。林义顺若九泉有知,必当欣慰之至!
   今年7月初,我陪同林义顺的孙子林英仁(Robert Lim)前往其祖籍地,位于汕头市郊区歧山镇马西村寻根探祖,并重访林义顺在上海及南京的故迹。此行承蒙上海国际友人研究会副会长徐作生的协助,在上海图 书馆翻阅资料,查得当年刊载于《华侨周报》这则有关“南洋华侨实业家林义顺先生讲开发西北问题”的讲演原文(见前引书《华侨周报》,页35-37),如获 至宝,乃作此文,与大家分享,并向徐作生致意!
  作者是本地历史学者


百度贴吧甘肃 - 柯木林:林义顺八十年前的中国大西北计划
http://tieba.baidu.com/p/2607353617
开发大西北是当前中国经济的热门课题。今年8月中旬,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视察兰渝鉄路木寨岭隧道工地时宣布:“未来三年,中国西部将建1.2万公里鉄路”,占全国新开工鉄路的53%(见2013年8月19日《联合早报》第25版),可见当局对开发大西北的重视。
  兰渝鉄路指的是甘肃省兰州市至重庆,全长约850公里,是连接西南和西北地区的大通道,预计2015年底全线通车。届时,从重庆至兰州将从目前的22小时缩短至7小时。
   新加坡人应该感到骄傲,早在80年前(1932年),我们的先贤,著名潮人企业家林义顺(1879-1936,曾出任兩屆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已向 中国国民政府提出开发西北富源的方案。当时的西北,包括绥远、察哈尔、山西、陕西、宁夏、甘肃六省,与今天中国西北地区的概念:陕西、青海、新疆、甘肃、 宁夏的地理位置不相上下。
  林义顺为什么要提出开发西北的计划呢?根据他的说法:“关于开发西北,近来国内很有不少人主张,因为看见东北的沦陷,原是自己没有开发的缘故,所以现在便主张开发西北”。
   这里牵涉到一个历史的大背景问题。那就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国东北三省全部被日本占领。东北的沦陷,使许多人提出开发西北的主张。虽则当时有不 少人提出开发西北,但多是空谈,沒有具体办法。与众不同的是,林义顺的开发西北计划,不是凭空想象的,而是在西北各省考查六个月后才提出,有一套具体方 案。
  多次畅谈开发西北
  1931年,林义顺因足疾从新加坡到上海治疗,适逢“国难会议”在洛阳举行,他被聘为“国难会议会员”,抱 病参加。会后又被邀赴考察开辟西北事宜。在西北各省,他看到大好山河,宝藏满地,但却民生凋敝、哀鸿遍野,于是拟订了一个详细开发西北的计划,呈交国民政 府,想为祖国的富强略尽绵力。
  林义顺曾多次发表演说,畅谈开发西北问题。回到北平(现在的北京)后,他一度住在北平崇外手帕胡同46号李姓朋 友的家中。《北平民国日报》记者听说林义顺在北京,特地到其寓所访问。这次专访,题为“华侨林义顺读开发西北富源”,附题是“救国必须开辟西北有决心不患 无办法”,刊载《北平民国日报》(内容详见1932年出版的《华侨周报》,期21(页71-74)的转载)。我们从林义顺的记者答问及其演讲中,可以看出 他是个思路清晰,辩才很好的企业家。
  林义顺主张开发西北,首先是要筑路。因为筑路需要很多人力,他建议“打开牢门,放出犯人”,利用犯人筑 路。这样一来,“一方面可节省犯人坐吃耗费,一方面可减轻犯人的铁窗痛苦”。如果犯人不敷,则“可利用地方驻军,化兵为工,可免士兵娇懒的习惯。还可以召 集地方居民,利用奖励方法,使其明白筑路的利益。我国(中国)向来以修桥筑路为善举,政府更加奖励,势必踊跃投入”。
  林义顺认为“开发西北初 步的急务”就是造林、开渠。“造林可以防水旱,调节空气,培植木材;开渠可以导源。造林开渠成功后,河水高涨,不致决堤成灾。干旱时亦不失稼。造林开渠也 可以采用筑路同样的方法。考西北的森林极少,渠道不多,政府应努力勉励造林及设局保护原有的森林”。
  记者问他:“以目前国家与人民如此贫乏, 恐不易于进行”,开发西北需要雄厚的资本,钱从哪里来?林义顺说:“余意无钱亦可进行”,“西北的土地,就是资本”。他举例“从前孙总理(孙中山)提倡革 命的时候”,“无钱复无兵又无一军舰”,但亦能推翻建制,建立民国,“就是因为当时一般同志,都抱决心,拥护他的主张。这样看来,若政府抱定决心,要开发 西北,民众起来表同情,上下一致,何怕资本没有着落呢?何怕西北开发不成功呢?”
  林义顺以其独特的海外视野说:“现在的西北,远胜于未开辟前的南洋群岛。我人倘能吃苦耐劳,奔到西北,开发富源,数十年后,未尝不可繁盛。百余年前的美洲,不是一块人烟绝少的荒地么?现在变做全球最富强的国家”。
  具体意见不空谈
   有关进行开发西北的具体办法,林义顺说政府应在南京(国民政府首都)设立一个“开发西北委员会”负责监督管理。“开发西北委员会”的成员,可以“西北各 省之建设厅及实业厅之厅长为当然委员。而中央更委派人数参加组织之。凡委员有所决议,需经实业部及内政部批准,始得施行”。
  “开发西北委员会”设有董事会,人数中外可以相等,“但董事长则由中国人充任”。“余以为开辟西北,应由政府规定外人投资合作之章程”。同时设总机关于上海,并附设一陈列于上海办事机关之内,更设办事处于西安,以便外人之接洽,俾能引起外人对于西北之注意”。
   至于如何筹集开发资金,林义顺认为要能“善为利用外国资本及科学”。他指出:“从前美洲着手开发,也是利用外资,如法、荷等国的资本;现在开发西北,应 当利用外人充分资本,及相当的科学经验。因为不是以一锄就可以得食的,所以不是国人所能单独举办的。必须由中外合办,尤可于短时间内,养成自己的技师人 才,以后就可以慢慢自己设法举办了”。
  开辟西北事业,林义顺认为应分为甲乙两种:“规模大的属甲种,规模小的属乙种。甲种规定由中外合办,利用外人资本和科学方法”。或许由于当年苏联对中国虎视眈眈及日本侵华,林义顺不欢迎这两个国家参加,“只是赤俄和日本就不能享有此种权力”。
  “惟一省中如有一百种可办之甲种实业,不必全数均由中外合办。可先以一小部份由中外合办,其余之大部份则留待他日吾国技师养成及资本充裕之后”。
   “股票分两种:中国股票以红色为票面;外国股票以白色为票面,股息相等,而股权则中国股大于外国股,并不得互相转买。虽是合股经营,主权乃属我国(中 国)人。我国人常怕外人投资,实则外人有什么可怕?从前华侨出国漂泊时,身无长物,又无政府保护,尚且不怕外人,而创出钜业,今我国人以自己土地为资本, 复在自己国内有政府保护,而反怕外人,不敢与之合作经营,岂不是笑话!”
  记者对林义顺的言论,十分佩服并总结道:“按林君系生长于南洋,幼孤家贫,而卒能创立种种伟大之事业,今观其无钱亦可开辟西北,初闻之似不足信,继而深佩其计划之切实易行。其个人事业所以有今日之成功,信非偶然也”!
  今天,当我们重读林义顺这番谈话时,还是很有启发作用。温故知新,历史在这里发挥了现实意义的功能。林义顺开发西北的计划,终于在80年后付诸实现。林义顺若九泉有知,必当欣慰之至!
   今年7月初,我陪同林义顺的孙子林英仁(Robert Lim)前往其祖籍地,位于汕头市郊区歧山镇马西村寻根探祖,并重访林义顺在上海及南京的故迹。此行承蒙上海国际友人研究会副会长徐作生的协助,在上海图 书馆翻阅资料,查得当年刊载于《华侨周报》这则有关“南洋华侨实业家林义顺先生讲开发西北问题”的讲演原文(见前引书《华侨周报》,页35-37),如获 至宝,乃作此文,与大家分享,并向徐作生致意!
作者是本地历史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