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5日星期六

清宫秘档中的中国驻新加坡领事馆







联合早报 - 柯木林:清宫秘档中的中国驻新加坡领事馆 (2014-01-25)
http://www.zaobao.com.sg/forum/views/opinion/story20140125-303519



  本文的“清宫秘档”指的是清王朝的军机处、内阁、宫中档案、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及外务部、会议政务处、农工商部、醇亲王府等处的文书档案。这些珍贵的原始资料,目前保存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1998年4月,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将“清宫秘档”编辑并出版《清代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关系档案史料汇编》(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8年4月第1版),其中第一册是与新加坡有关的档案资料。
  新加坡地处 “南洋之要冲”,是西方各国商贸船只通往中国的总汇。历史上,新加坡也是“闽广客民流寓之地”。清廷在和东南亚各国的关系中,尤重新加坡。因此,“清宫秘档”中特别是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与外务部,有不少关于新加坡的详细记录。

中国第一个海外领事馆

  根据史书记载,1886年新加坡华人已达15万,并且有相当的经济实力与社会地位。为有效地管理侨民及处理中外交涉事务,清政府于1877年在新加坡设立了海外的第一个领事馆。
   晚清杰出外交官郭嵩焘(1818年-1891年)是促成驻新加坡领事的主要推手。他在奏保当地粤藉殷商胡亚基(Hoo Ah Kay,1816年-1880年,清宫档案中称之为胡璇泽)为清朝驻新临时领事时说:“……道出新加坡,见广东人道员胡璇泽(亚基)为其地人民所推服。数 年前,广属人民与各属互斗,亦经胡璇泽解散。英国官商皆信之!臣以新加坡领事,非胡璇泽无可充承者……”。
  上述引文录自《郭嵩焘奏为新加坡设领事及筹拨经费事片》,档案编号002,时间为光绪三年七月初一日,公元1877年8月9日。郭嵩焘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当年作为“英国属地新加坡”的荒岛,就在他上奏88年后的1965年,也是在8月9日这一天独立了。
   胡亚基可说是名符其实的临时领事,任期不长,仅仅三年的时间,1880年3月27日,“光绪六年二月十七日患病身故”。胡亚基辞世后,曾纪泽在《奏为新 加坡领事胡璇泽病故请酌议恤典片》中,“饬(随员)苏溎清暂行代理领事”(档案编号010)。1881年3月25日,即胡亚基辞世一年后,正式“奏请将都 事左秉隆补新加坡领事”(档案编号011)。曾纪泽为清廷驻英法大臣,是中国近代史名人曾国藩的儿子,清朝驻新加坡第一任专业外交官左秉隆的顶头上司。
   1881年9月25日(光绪七年八月初三日)左秉隆领凭上任,这天正好是星期日。从此新华社会在左秉隆倡导下,展开了新的历史篇章。于其行也,曾纪泽以 诗送之,有“花萼初春日未中,左郎夭矫气成虹”之句,可见曾纪泽对他的器重。左秉隆此行到新加坡,一任三年,连继三任,到1891年卸任。1907年9 月,他再度来新加坡任总领事。在晚清的最后35年期间(1877年-1911年),清廷对新加坡共派出12任领事,左秉隆可说是任期最长的一位,前后领新 达13年。
  在《恭拟驻扎英国新加坡总领事官左秉隆》敕谕中(附图),清朝政府明确地表示,要左秉隆保护“新加坡侨寓华民”,可见清政府对海外侨民的重视,左秉隆可说是任重道远。

标志性的一年

  1891年(光绪十七年)是清朝驻新加坡领事馆标志性的一年。这一年,出使大臣薛福成电英国允许香港设领事、新加坡设总领事辖各岛(档案编号089)。嗣后清廷将新加坡领事馆升格为总领事馆,领事升为总领事,统辖槟榔屿、马六甲及附近英属岛屿。
  我特地查阅了1892年(光绪十八年)《驻英使领报呈光绪十七年正月至十二月收支细数清册》(档案编号154)的奏折,以了解新加坡领事馆升格为总领事馆后的运作情况与行政规则。
   这份《收支细数清册》其实就是清朝驻新加坡领事馆的年度财政报告。这里我们可以清楚知道领事馆的财政年(Financial Year)是从每年的“正月初一日起截至十二月底止计12个月”,与现在中国政府部门的财政年度一样,百年不变。从报告中,可以知道左秉隆是在光绪十七年 十月初二日卸任,次日即十月初三日,由黄遵宪接任总领事。
  《收支细数清册》有“新收”(收入)与“开除”(支出)两项。清朝驻新领事馆收入甚 微,仅431.082两,均为“出口纸费”(签发文件费)。在“开除”(支出)项下分三个细目,即“俸薪”(薪金)、“路费归装整装”(差旅/服装费)及 “房租”(租金)。从记录上看,1891年领事馆全年支出1万1741.3065两,最大开销是”俸薪“(薪金),占总开销的57.38%,达 6737.38两(一两银子相当于今天人民币200多元;又根据《驻英使领报呈光绪十九年正月至十二月收支细数清册》(1894年档案编号155)“每英 金一镑合库平银5.42556799两”。
  《收支细数清册》中对领事馆职员的“俸薪”也有明确规定。“左秉隆俸薪按照新章月支库平银400 两”,继任的黄遵宪因系总领事“按照咨案月支库平银430两”,“俸薪”比左秉隆多了30两。领事随员“俸薪”每月128两,领事供事每月36两。左秉隆 任领事期间只有一名领事随员左棠,不带翻译。但黄遵宪任总领事后,可能不谙英语,故增添了“总领事三等翻译兼随员那三(那华祝,俸薪每月160两)”。清 册指出:“因新加坡改设总领事,西人交涉事件颇多,署中不可无翻译”。
  “总理衙门所有赴坡船价路费”的规定是这样的:领事或总领事乘头等船(路费银390两);翻译官乘二等船(路费银330两);随带家丁乘三等船(路费银165两)。可见清朝的财务制度还是比较规范和专业,各项开支都有严格的规定。
  “大清国领事府署”约距市区四五里。“新加坡领事公廨一年房租支库平银900两,合英金227.11镑”,这符合袁祖志在《瀛海采问纪实》中所说的大清国领事府署是“租于民间”的记载。
   左秉隆于1891年卸任后离开新加坡,清廷想调左秉隆任香港领事,惜未能成行。虽然至今甚少学者研究继左秉隆、黄遵宪之后的驻新领事,但从《清代中国与 东南亚各国关系档案史料汇编》中,我们可以知道晚清派驻新加坡的领事除胡亚基、苏溎清外,继左秉隆、黄遵宪之后的尚有:张振勋(张弼士)、刘玉麟、罗忠 尧、吴世奇、凤仪、孙士鼎、左秉隆、苏锐钊共12任,在“清宫秘档”中都可窥其身影。
  以上所述,只是“清宫秘档”中沧海之一栗。这本《清代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关系档案史料汇编》可说是至今为止,汇集“清宫档案”中对新加坡的最详细记录,是我们今天研究清朝时期、新加坡和东南亚关系史、新加坡华人发展史,乃至新加坡外交史问题的珍贵资料,弥足珍贵。

作者是本地历史学者




原文
清宫秘档中的新加坡记录
--柯木林--

  本文的 “清宫秘档” 指的是清王朝的军机处、内阁、宫中档案、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及外务部、会议政务处、农工商部、醇亲王府等处的文书档案。这些珍贵的原始资料, 目前保存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1998年4月,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将“清宫秘档”编辑并出版<<清代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关係档案史料汇编>> (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8年4月第1版),其中第一冊是与新加坡有关的档案资料。 今年4月20日在北京参观第一历史档案馆时得见此书, 十分兴奋。兹后获福建省档案馆林真副馆长惠赠一冊.甚為感激!
  新加坡地处“南洋之要冲”, 是西方各国商贸船只通往中国的总汇。历史上, 新加坡也是 “闽广客民流寓之地”。清廷在和东南亚各国的关系中,尤重新加坡。因此, “清宫秘档” 中特别是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与外务部,有不少关于新加坡的详细记录。
  “清宫秘档” 中最值得研究的是清朝驻新加坡领事的设立,及与其相关的历史问题, 如: 领署随员的考核、任免; 经费的筹解、领发; “猪仔问题”; 清政府派员考察南洋商务、学务及海外侨民向国内募捐赈灾; 还有其他中外交涉事务的档案资料。这些资料真实地反映了当时中央政府的海外侨务政策。

新加坡:海外第一个领事馆

  根据史书记载, 1886年新加坡华人已达15万,并且有相当的经济实力与社会地位。为有效地管理侨民及处理中外交涉事务,清政府于1877年在新加坡设立了海外的第一个领事馆。
  晚清杰出外交官郭嵩焘(1818-1891)是促成驻新加坡领事的主要推手。他在奏保当地粵藉殷商胡亚基(Hoo Ah Kay 1816-1880, 清宫档案中称之为胡璇泽.)为清朝驻新臨时领事时说:“…道出新加坡,见广东人道员胡璇泽(亚基)为其地人民所推服。数年前,广属人民与各属互斗,亦经胡 璇泽解散。英国官商皆信之! 臣以新加坡领事,非胡璇泽无可充承者…”。
  上述引文录自《郭嵩焘奏为新加坡设领事及筹拨经费事片》,档案编号002,时间为光绪三年七月初一日, 公元1877年8月9日。郭嵩焘沒有想到的是,这个当年作为“英国属地新加坡”的荒島,就在他上奏88年后的1965年, 也是在8月9日这一天,新加坡独立了!
  胡亚基可说是名符其实的臨时领事,任期不长, 仅仅三年的时间, 1880年3月27日, “光绪六年二月十七日患病身故” ( 见《英使威妥玛为中国驻新加坡领事胡璇泽于病故事致恭亲王奕劻的照会》 档案编号088 ) ! 胡亚基辞世后,曾纪澤在《奏为新加坡领事胡璇泽病故请酌议恤典片》中, “饬 (隨员) 苏溎清暂行代理领事” (档案编号010) 。1881年3月25日,即胡亚基辞世一年后,正式 “奏请将都事左秉隆补新加坡领事” (档案编号011) 。曾纪泽为清廷驻英法大臣,是中国近代史名人曾国藩的儿子,清朝驻新加坡第一任专业外交官左秉隆的顶头上司。
  1881年9月25日 (光绪七年八月初三日) 左秉隆领凭上任,这天正好是星期日。从此新华社会在左秉隆倡导下,展开了新的历史篇章。于其行也,曾纪泽以诗送之,有 “花萼初春日未中,左郎夭矫气成虹” 之句,可见曾纪泽对他的器重。左秉隆此行到新加坡,一任三年连继三任,到1891年卸任。1907年9月,再度来新加坡任总领事。在晚清的最后35年期间 (1877-1911) , 清廷对新加坡共派出12任领事,左秉隆可说是任期最长的一位, 前后领新达13年 。
  在《恭拟驻扎英国新加坡总领事官左秉隆》敕谕中,清朝政府明确地表示,要左秉隆保护 “新加坡侨寓华民”,可见清政府对海外侨民的重视,左秉隆可说是任重道远。

1891年 :标志性的一年

  1891年 (光绪十七年) 是清朝驻新加坡领事馆标志性的一年。这一年,出使大臣薛福成电英国允许香港设领事新加坡设总领事辖各岛(光绪十七年正月初四日/1891年2月12日,档 案编号 089)。嗣后清廷将新加坡领事馆升格为总领事馆,领事升为总领事,统辖槟榔屿、马六甲及附近英属各島。(见《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奕劻等奏为遵议添设香 港领事新加坡改总领事折》 光绪十七年七月二十二日  1891年8月26日  档案编号035)。我特地查阅了《驻英使领报呈光绪十七年正月至十二月收支细数清册》(光绪十八年1892年 档案编号154) 的奏折, 以了解新加坡领事馆升格为总领事馆后的运作情况与行政规则。
  这份《收支细数清册》其实就是清朝驻新加坡领事馆的年度财政报告。这里我们可以清楚知道领事馆的财政年 (Financial Year) 是从每年的 “ 正月初一日起截至十二月底止计12个月”,与现在中国政府部门的财政年度一样,百年不变。从报告中, 可以知道左秉隆是在光绪十七年十月初二日卸任, 次日即十月初三日,由黄遵宪接任总领事。
  《收支细数清册》有“新收” (收入) 与“开除” (支出) 两项。清朝驻新领事馆收入甚微, 仅
431.082两, 均为 “出口纸费” (签发文件费)。在 “开除” (支出) 项下分三个细目, 即“俸薪” (薪金) 、 “路费归庄整庄” (差旅/服庄费)” 及“房租” (租金) 。从记录上看, 1891年领事馆全年支出11,741.3065两,最大开销是“俸薪” (薪金),佔总开销的57.38%,达6737.38两 (一两银子相当于今天人民币两百多元; 又根据《驻英使领报呈光绪十九年正月至十二月收支细数清册》(1894年 档案编号155) “每英金壹磅合厙平银5.42556799两”)。
    《收支细数清册》中对领事馆职员的“俸薪” 也有明确规定。“左秉隆俸薪按照新章月支厙平银400两” , 继任的黄遵宪因係总领事 “按照咨案月支厙平银430两”, “俸薪”比左秉隆多了30两。领事随员 “俸薪” 每月128两,领事供事每月36两。左秉隆任领事期间只有一名领事随员左棠,不帶翻译。但黄遵宪任总领事后,可能不谙英语,故除领事随员何晋梯外,还增添 了“总领事三等翻译兼随员那三(那华祝, “俸薪” 每月160两)”。清册指出,“查该员(那三)向在英署充当三等翻译,因新加坡改设总领事,西人交涉事件颇多,署中不可无翻译”。
  “总理衙门所有赴坡船价路费” 的规定是这样的: 领事或总领事乘头等船(舱);翻译官乘贰等船(舱);隨帶家丁乘叁等船(舱)。“宪谕酌定头等船价路费银390两、贰等船价路费银330两、叁等船价路费 银165两” ;“黄遵宪调赴新加坡头等船价,随帶次子一名贰等船价,家丁一名叁等船价并路费共支厙平银885两合英金223.543磅”。 可见清朝的财务制度还是比较规范和专业,各项开支都有严格的规定。
  “大清国领事府署” 约距市区四、五里。 “新加坡领事公廨一年房租支厙平银900两合英金227.11镑” ,这符合袁祖志在《瀛海采问纪实》中所说的“租于民间”的记载。
  左秉隆于1891年卸任后离开新加坡,《薛福成奏若香港设领事可派左秉隆充领事官并先与英方商议事片》(光绪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1891年2月3 日,档案编号032),想调左秉隆任香港领事,惜未能成行 。虽然至今甚少学者研究继左秉隆、黄遵宪之后的驻新领事,但从<<清代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关係档案史料汇编>>中,我们可以知道晚 清派驻新加坡的领事除胡亚基、苏溎清外,继左秉隆、黄遵宪之后的尚有:张振勋(张弼士)、刘玉麟、罗忠尧、吴世奇、凤仪、孙士鼎、左秉隆、苏銳钊共12 任,在“清宫秘档” 中都可窥其身影。
  譬如: 1906年6月张振勋在南洋考察商务时,曾极力主张新加坡设立中华商务总会 (今中华总商会)。从档案文件中,我们看到的奏折有《商部新加坡设立中华商务总会请予立案折已奉旨依议事致外务部咨呈》(光绪三十二年五月初七 日,1906年6月28日,档案编号249);与《商部奏为新加坡创设中华商务总会请予立案折》(光绪三十二年五月初七日,1906年6月28日,档案编 号250)等。
  至于华民受欺辱迫害的“猪仔问题” (契约劳工),1906年9月驻新加坡总领事孙士鼎曾向外务处报告说,“坡埠实转运猪仔之地也…每岁往凡数万计,罕闻侥幸生存,自系无形消灭” 。档案中记载对猪仔的种种暴行、华工受孽的情形,至今读之仍然令人发指。(见《代理新加坡总领事孙士鼎详陈华工出洋情形并拟办法请查核事致外务部申呈》 光绪三十二年八月初二日,1906年9月19日,档案编号261)。
  以上所述,只是“清宫秘档”中沧海之一栗。从1877年设立海外第一个领事馆,至1911年清朝灭亡的35年中,晚清派驻新加坡各任领事为履行职务, 在与总理衙门及外务部的联系过程中所形成的大量文书档案,是我们今天研究清朝时期、新加坡和东南亚关系史、新加坡华人发展史,乃至新加坡外交史问题的珍贵 资料。这本<<清代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关係档案史料汇编>>可说是至今为止,汇集“清宫档案”中对新加坡的最详细记录,弥足珍贵。

(作者是本地历史学者)

Remark : 27-10/06-11-2013 @ 18:34

附图说明 :
“清宫秘档” 中关于在新加坡设立中华商务总会的咨呈(光绪三十二年五月初七日  1906年6月28日  档案编号249)








绿色的左岸 - [转载]清宫秘档中的中国驻新加坡领事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9d355b0101lhi9.html





新加坡眼 - 清宫秘档中的中国驻新加坡领事馆
http://www.yan.sg/embassyhistory/



本文的“清宫秘档”指的是清王朝的军机处、内阁、宫中档案、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及外务部、会议政务处、农工商部、醇亲王府等处的文书档案。这些珍贵的原始资料,目前保存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1998年4月,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将“清宫秘档”编辑并出版《清代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关系档案史料汇编》(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8年4月第1版),其中第一册是与新加坡有关的档案资料。

新加坡地处“南洋之要冲”,是西方各国商贸船只通往中国的总汇。历史上,新加坡也是“闽广客民流寓之地”。清廷在和东南亚各国的关系中,尤重新加坡。因此,“清宫秘档”中特别是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与外务部,有不少关于新加坡的详细记录。

中国第一个海外领事馆

根据史书记载,1886年新加坡华人已达15万,并且有相当的经济实力与社会地位。为有效地管理侨民及处理中外交涉事务,清政府于1877年在新加坡设立了海外的第一个领事馆。

晚 清杰出外交官郭嵩焘(1818年-1891年)是促成驻新加坡领事的主要推手。他在奏保当地粤藉殷商胡亚基(Hoo Ah Kay,1816年-1880年,清宫档案中称之为胡璇泽)为清朝驻新临时领事时说:“……道出新加坡,见广东人道员胡璇泽(亚基)为其地人民所推服。数 年前,广属人民与各属互斗,亦经胡璇泽解散。英国官商皆信之!臣以新加坡领事,非胡璇泽无可充承者……”。

上述引文录自《郭嵩焘奏为新加坡设领事及筹拨经费事片》,档案编号002,时间为光绪三年七月初一日,公元1877年8月9日。郭嵩焘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当年作为“英国属地新加坡”的荒岛,就在他上奏88年后的1965年,也是在8月9日这一天独立了。

胡亚基可说是名符其实的临时领事,任期不长,仅仅三年的时间,1880年3月27日,“光绪六年二月十七日患病身故”。胡亚基辞世后,曾纪泽在《奏为新加坡领事胡璇泽病故请酌议恤典片》中,“饬(随员)苏溎清暂行代理领事”(档案编号010)。

1881 年3月25日,即胡亚基辞世一年后,正式“奏请将都事左秉隆补新加坡领事”(档案编号011)。曾纪泽为清廷驻英法大臣,是中国近代史名人曾国藩的儿子, 清朝驻新加坡第一任专业外交官左秉隆的顶头上司。 1881年9月25日(光绪七年八月初三日)左秉隆领凭上任,这天正好是星期日。从此新华社会在左秉隆倡导下,展开了新的历史篇章。于其行也,曾纪泽以诗 送之,有“花萼初春日未中,左郎夭矫气成虹”之句,可见曾纪泽对他的器重。左秉隆此行到新加坡,一任三年,连继三任,到1891年卸任。1907年9月, 他再度来新加坡任总领事。在晚清的最后35年期间(1877年-1911年),清廷对新加坡共派出12任领事,左秉隆可说是任期最长的一位,前后领新达 13年。

在《恭拟驻扎英国新加坡总领事官左秉隆》敕谕中,清朝政府明确地表示,要左秉隆保护“新加坡侨寓华民”,可见清政府对海外侨民的重视,左秉隆可说是任重道远。

标志性的一年

1891年(光绪十七年)是清朝驻新加坡领事馆标志性的一年。这一年,出使大臣薛福成电英国允许香港设领事、新加坡设总领事辖各岛(档案编号089)。嗣后清廷将新加坡领事馆升格为总领事馆,领事升为总领事,统辖槟榔屿、马六甲及附近英属岛屿。

我特地查阅了1892年(光绪十八年)《驻英使领报呈光绪十七年正月至十二月收支细数清册》(档案编号154)的奏折,以了解新加坡领事馆升格为总领事馆后的运作情况与行政规则。

这 份《收支细数清册》其实就是清朝驻新加坡领事馆的年度财政报告。这里我们可以清楚知道领事馆的财政年(Financial Year)是从每年的“正月初一日起截至十二月底止计12个月”,与现在中国政府部门的财政年度一样,百年不变。从报告中,可以知道左秉隆是在光绪十七年 十月初二日卸任,次日即十月初三日,由黄遵宪接任总领事。

《收支细数清册》有“新收”(收入)与“开除”(支出)两项。清朝驻新领事馆收 入甚微,仅431.082两,均为“出口纸费”(签发文件费)。在“开除”(支出)项下分三个细目,即“俸薪”(薪金)、“路费归装整装”(差旅/服装 费)及“房租”(租金)。从记录上看,1891年领事馆全年支出1万1741.3065两,最大开销是”俸薪“(薪金),占总开销的57.38%,达 6737.38两(一两银子相当于今天人民币200多元;又根据《驻英使领报呈光绪十九年正月至十二月收支细数清册》(1894年档案编号155)“每英 金一镑合库平银5.42556799两”。

《收支细数清册》中对领事馆职员的“俸薪”也有明确规定。“左秉隆俸薪按照新章月支库平银 400两”,继任的黄遵宪因系总领事“按照咨案月支库平银430两”,“俸薪”比左秉隆多了30两。领事随员“俸薪”每月128两,领事供事每月36两。 左秉隆任领事期间只有一名领事随员左棠,不带翻译。但黄遵宪任总领事后,可能不谙英语,故增添了“总领事三等翻译兼随员那三(那华祝,俸薪每月160 两)”。清册指出:“因新加坡改设总领事,西人交涉事件颇多,署中不可无翻译”。

“总理衙门所有赴坡船价路费”的规定是这样的:领事或总领事乘头等船(路费银390两);翻译官乘二等船(路费银330两);随带家丁乘三等船(路费银165两)。可见清朝的财务制度还是比较规范和专业,各项开支都有严格的规定。

“大清国领事府署”约距市区四五里。“新加坡领事公廨一年房租支库平银900两,合英金227.11镑”,这符合袁祖志在《瀛海采问纪实》中所说的大清国领事府署是“租于民间”的记载。

左 秉隆于1891年卸任后离开新加坡,清廷想调左秉隆任香港领事,惜未能成行。虽然至今甚少学者研究继左秉隆、黄遵宪之后的驻新领事,但从《清代中国与东南 亚各国关系档案史料汇编》中,我们可以知道晚清派驻新加坡的领事除胡亚基、苏溎清外,继左秉隆、黄遵宪之后的尚有:张振勋(张弼士)、刘玉麟、罗忠尧、吴 世奇、凤仪、孙士鼎、左秉隆、苏锐钊共12任,在“清宫秘档”中都可窥其身影。

以上所述,只是“清宫秘档”中沧海之一栗。这本《清代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关系档案史料汇编》可说是至今为止,汇集“清宫档案”中对新加坡的最详细记录,是我们今天研究清朝时期、新加坡和东南亚关系史、新加坡华人发展史,乃至新加坡外交史问题的珍贵资料,弥足珍贵。

(感谢本地著名文史学者柯木林授权新加坡眼平台刊发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