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日星期六

孫中山在新加坡文物展

STV星岛电视 - 孫中山在新加坡文物展5/2開幕
http://www.singtao.tv/main/newsreport/mandarinnews/%E5%9C%8B%E5%AD%AB%E4%B8%AD%E5%B1%B1%E5%9C%A8%E6%96%B0%E5%8A%A0%E5%9D%A1%E6%96%87%E7%89%A9%E5%B1%9552%E9%96%8B%E5%B9%95/



為紀念國父孫中山逝世90周年,由金山國父紀念館與新加坡晚晴園合辦的「孫中山在新加坡文物展」,將從5月2號起,在金山國父紀念館展出,為期一個月。
  新加坡國家文物局副司長潘宣輝、晚晴園副館長葉璞、學術委員會柯林木、國父紀念館館長鍾維君、國民黨中央常委張人睿、總支部常委于愛珍等,4月30號對外介紹了展覽的內容和意義。
  葉璞介紹,展覽分為五大部分,包括:辛亥革命與孫中山、晚晴園簡介、新加坡的革命支持者的行動、孫中山在新加坡的足跡之旅等內容。孫中山九次到新加坡、四次到晚晴園。全美只在金山國父紀念館展出。
  展覽時間為上午10點至下午4點,為期一個月,希望灣區的僑胞了解國父在海外推動革命的歷史。晚晴園的面積雖然小,卻是孫中山策劃革命的所在地,這次展覽填補了許多人對新加坡在辛亥革命歷史上的空白。星島記者黃偉江、李娜舊金山報道





金山在线 - 孙中山革命历史文物展周末登场
http://sf.uschinapress.com/2015/0430/1021331.shtml



  【侨报记者吴卓明4月30日旧金山报道】旧金山孙中山纪念馆和新加坡晚晴园4月30日在孙中山纪念馆举行记者新闻发布会,宣布由上述两机构合 办之“百年回眸” – 孙中山革命历史文物展,将于5月2日至6月1日在旧金山孙中山纪念馆举行。孙中山纪念馆和新加坡晚晴园多位首长出席了新闻发布会,记者会由孙中山纪念馆馆 长锺维君主持。

召开记者会新闻发布会的嘉宾在展板前合影,预祝展览圆满成功。左起:柯木林、潘宣辉、叶璞、锺维君、陈伯豪、张人睿、于爱珍和王隆华(侨报记者吴卓明摄)

   据锺维君介绍,他去年在中国南京开孙中山研讨会时,巧遇新加坡晚晴园副馆长叶璞,叶副馆长问他是否有兴趣合办一次孙中山历史文物展,两人一谈即合,于是 开始着手筹备展览。他感谢孙中山纪念馆副馆长于爱珍长时期的辛苦付出,和叶副馆长电邮来回交流。锺维君指出,该纪念馆在此次展览中取得两项第一,一是第一 次和国际社会进行孙中山的历史展览,二是打破以往的平面展览,第一次以立体形式进行展览。
  晚晴园叶璞副馆长表示,新加坡晚晴园是孙中山开展推 翻满清革命重要的活动地点,由于场地限制,他们此次带来20块展板,较全面的展示孙中山在新加坡和南洋开展的革命活动,有力地促进推翻满清的革命工作。她 希望通过该展览,可以让旧金山侨胞了解到孙中山在新加坡的革命活动,以及新加坡为推翻满清所作出的贡献。
  晚晴园孙中山南洋纪念馆学术委员柯木林说,孙中山曾到新加坡9次,在那里筹款、策划革命工作。新加坡虽然是一个小地方,但在中国辛亥革命这个大事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孙中山在海外的革命工作很大一部分在南洋(东南亚),而南洋的总部就在新加坡。
  锺维君补充道,孙中山9次在新加坡的日子里,有4次在晚晴园居住,他领导的10次(第11次辛亥革命成功)推翻满清的武装斗争,其中4次是在晚晴园策划。故此晚晴园在孙中山革命活动中占有重要地位。
  出席记者新闻发布会的首长还有:新加坡文物局司长潘宣辉,旧金山孙中山纪念馆永远荣誉董事长陈伯豪、副董事长张人睿、副馆长于爱珍、文宣王隆华。
  此次展览开幕仪式将于5月2日上午10时30分在旧金山孙中山纪念馆举行,新加坡驻旧金山总领事也将出席。




星岛日报 - 國父紀念館新加坡晚晴園聯合舉辦 孫中山文物展 明開幕展一個月
http://www.singtaousa.com/92117/post-%E5%9C%8B%E7%88%B6%E7%B4%80%E5%BF%B5%E9%A4%A8%E6%96%B0%E5%8A%A0%E5%9D%A1%E6%99%9A%E6%99%B4%E5%9C%92%E8%81%AF%E5%90%88%E8%88%89%E8%BE%A6-%E5%AD%AB%E4%B8%AD%E5%B1%B1%E6%96%87%E7%89%A9%E5%B1%95/?variant=zh-hk


(本報記者黃偉江三藩市報道)

  為紀念國父孫中山逝世90周年,由金山國父紀念館與新加坡晚晴園合辦的孫中山在新加坡文物展,將於5月2日起,在金山國父紀念館展出,為期一個月。當天上午11時舉辦隆重的剪綵儀式。
  在今天(30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新加坡國家文物局副司長潘宣輝、晚晴園副館長葉璞、學術委員會柯林木教授、國父紀念館館長鍾維君、國民黨中央常委張人睿、總支部常委於愛珍等介紹了展覽的內容和意義。
副館長葉璞介紹,展覽分為五大部分,包括:辛亥革命與孫中山、晚晴園簡介、新加坡的革命支持者的行動、孫中山在新加坡的足跡之旅等內容。孫中山九次到新加坡、四次到晚晴園。
  他還說,鍾館長很支持,招標設計小組,在美國本地也找到製作公司在展場安裝,全美只在金山國父紀念館展出。

晚晴園為東南亞革命基地
   鍾維君館長感謝晚晴園選擇國父紀念館合作舉辦這次展覽,他高度讚揚新加坡的工作效率,在短短幾個月,就籌備和製作好美輪美奐的展覽。這是國父紀念館首次 與國際接軌,共同舉辦展覽,從未舉辦過類似裝置的展覽。開幕式非常隆重,新加坡總領事、經文處的首長等嘉賓均出席。展覽時間為上午10時至下午4時,為期 一個月,希望金山灣區的僑胞了解國父在海外推動革命的歷史。
  晚晴園學術委員會成員柯林木教授介紹,新加坡作為東南亞最多華人聚居和財富最為集中的地方,因為孫中山以晚晴園作為東南亞的革命基地,發動籌款、傳播革命思想,從而凸顯新加坡在辛亥革命歷史上的地位和意義。
  晚晴園的面積雖然小,卻是孫中山策劃革命的所在地,是大歷史上的小註解。因此,作為海外革命的重要地位。這次展覽,填補了許多人對新加坡在辛亥革命歷史上的空白。



《世界日报》 - 百年回眸展 见证南洋孙中山史迹 (2015-05-01)





双城报》 - 纪念国父逝世90周年 金山国父纪念馆将展 新加坡晚晴园孙中山文物 (2015-05-01)





星岛日报》 - 国父纪念馆 新加坡晚晴园 联合举办 孙中山文物展 明开幕展一个月 (2015-05-01)






侨报》 - 孙中山革命历史文物展周末登场 (2015-05-01)





星岛日报》 - 辛亥革命与新加坡渊源 "百年回眸" 展览 国父纪念馆揭幕 (2015-05-03)






《联合早报》- 严孟达:都会魅力的X因素 (2015-05-09)



http://www.zaobao.com.sg/forum/views/opinion/story20150509-477753


  前天印族文化馆隆重开幕,是我国印族社群的罕见盛事。一位来自旧金山的美籍华裔友人,趁香港探亲之便,特地飞来参与其盛。匆匆一日之行,她说没有失望,希望有空再来。
   话说上个星期到美国旧金山旅游几天,出席了“晚晴园-孙中山南洋纪念馆”与当地“金山国父纪念馆”联办的“百年回眸——新加坡与辛亥革命展”,喜见孙中 山与新加坡的一段渊源,引起了当地华人社群的兴趣,也加深了他们对新加坡的亲切感。在当地华侨心目中,新加坡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家,新加坡三个字会即刻 叫他们想起李光耀,但不可能与孙中山联系到一块。
  新加坡曾经对辛亥革命作出贡献,是一份值得珍惜的文化资源,它为新加坡跟全球华人世界建立关系网,发挥了积极作用。今天的晚晴园自2011年10月在经过全面修复后重新开放,并归文物局所管之后,扮演了更重要的对外联系的桥梁角色。
   我们今年庆祝独立50年,但新加坡的历史不始于独立,放在整个亚洲文明的格局下来看,新加坡各种族各有一段可以追溯几百年的历史。有历史眼界的人,不会 因为新加坡是个小国,而小看新加坡的历史分量。当我们去访问旧金山的亚洲艺术博物馆(Asia Art Musuem)时,接待我们的展览策划员(curator)余女士一听到新加坡的印族文化馆的成立,便即刻决定要亲自来看一看。
  前天陪她在一天的时间里,走了晚晴园、马来文化馆、国家博物馆和印族文化馆,忽然发现到,这些年来,市政区里(civic district)大馆小馆可不少,文化含量与历史分量已逐渐厚重起来。
  此外,耗资5亿3000万元打造,由旧政府大厦和前高等法院改建而成的国家美术馆,号称“将是全球最大的东南亚艺术公共珍藏馆”,国人不免殷切期待,它以其美轮美奂的历史性建筑,为我国的市区景观增添异彩的同时,也应该努力协助提高新加坡作为国际大都会的地位。
  在现今时代,不管是博物馆还是收藏馆,建筑外表和其收藏内容是同样重要,两者之间且有一种互补作用。一座有气派或是别具风格的博物馆,就能吸引到更多有价值的捐献。
   印族文化馆的玻璃蜂巢式四层楼建筑,以独特风格令人耳目一新,目前仅400多件文物收藏,谅可以在短期内加以丰富。它是印族社群的骄傲,也是国人的共同 骄傲,因为披荆斩棘的移民精神,是典型的新加坡精神。就像旧时代南来的中国移民一样,印族移民长久以来都跟其祖国保持文化上的联系,并对祖国的反殖民主义 运动做出贡献。印度圣雄甘地和印度诗人泰戈尔,也曾经给一代中国和南洋地区的文人和政治家予精神上的感召,馆内展示的这两位近代印度伟人的半身铜像,发出 镇馆的魅力。我在两座铜像前驻足良久。
  通过博物馆、收藏馆增加新加坡的文化资产,政府这方面的既定政策已很明确,设施不断改善,整个市政区的环境也在不断美化;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使国人参观博物馆的风气普及化。
   世界上著名大都会,几乎都缺少不了有历史分量或是时代感的都会博物馆,居民会把逛博物馆当作一般的消闲活动,而外来游客也会视都会博物馆为一个大都会的 灵魂之窗。如在1952年便已成立的上海博物馆,两度搬迁,直到1996年在黄金地段的人民广场,以新的宏伟建筑面世后,其命运随即有所改变;营运方式与 时并进,从开馆初期的收费制,到几年前随着世界潮流而免费开放,上博已在国际上建立起不小名气。
  博物馆的维持需要庞大经费,门票收费高昂,则对普及参观风气是一种阻力,收象征式入门费,不如索性免费开放。
   “穷人也应该有能力走进博物馆”,这已是发达国家的普世价值观。新加坡不能落潮流之后,新加坡文物局属下的博物馆,除了特别展外,都已为国民和永久居民 免费开放,游客收费也不贵。也因此,政府对博物馆营运成本的津贴是笔不小的预算开支,这可视为国家在人文素质上的投资。
  友人告知,美国的一些 收费不是很便宜的博物馆,一般市井小民或是穷学生模样的只要说他身上只有2块钱,买不起门票,也会受通融免费参观,但博物馆不会特别张扬这种人情味做法。 新加坡人去美国旅行,要进去收费不菲的博物馆,如果想用这个方法一试,也许可以省点钱。但要确保自己不是夹着名牌包包或是戴着豪华表,装穷跟装阔都须要有 个样。
  想当年,建国总理李光耀在新加坡独立几个月后,便向新加坡人承诺,要在这里建立起国际都会。今天,从建设来看,新加坡已具国际都会的气派,但是国际都会的魅力呢?也许我们还在寻找都会魅力的X因素,也许已经找到了。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