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5日星期日

百年护照话沧桑


《联合早报》- 百年护照话沧桑 (2018-08-05)



https://www.zaobao.com.sg/news/fukan/others/story20180805-880809


  新加坡国家图书馆访问团5月走访中国福建省,获赠一张清朝护照。
  这张由清朝驻新加坡总领事于1897年签发的护照,背后隐藏了一段和新加坡历史息息相关的人物与事件。它与清朝驻新加坡第五任总领事张弼士有关;护照持有人王加禄又是何许人?
  今年5月13日至18日,新加坡国家图书馆访问团一行4人,在伍慧贤馆长带领下走访了中国厦门、漳州、福州、泉州等地的巿级、省级及地方图书馆与档案馆。此行目的在于与闽南地区的姐妹馆联系,毕竟这里是侨乡重镇。
  5月18日,国家图书馆访问团抵达泉州,这天正好是“世界博物馆日”,当天泉州华侨历史博物馆正举办《新加坡华人通史》(中国版)发布会,由新加坡驻厦门总领事池兆森主持,伍馆长也在场助阵。这场活动十分有意义,通过《新加坡华人通史》,让中国读者更了解新加坡,这是民间交往的一个好例子。
  值得一提的是,5月15日访问团抵达漳州巿图书馆时,《漳州华侨通史》主编郑来发转赠了一张清朝驻新加坡总领事于1897年签发的护照给国家图书馆作纪念。这是一张以一比一的比例复制的清朝护照, 虽非原件(原件现存王加禄故居,2017年入选“漳州市首届珍贵档案”),但很有历史价值。护照背后所隐藏的,是一段和新加坡历史息息相关的人物与事件,与张裕葡萄酒厂、新加坡中华商务总会都有关系。

护照的历史价值
  这张护照长40公分,宽25公分,正面印有“代理新加坡兼辖海门等处总领事府张”字样,说明此护照由新加坡总领事签发,具官方效力;还有持照人姓名:王加禄,事业:商,寓居地方:安班澜(今印度尼西亚龙目岛),籍贯:福建省漳州府漳浦县,年岁:38,签发日期为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六月初六。护照既是出国人士的身份证,这些信息自然少不了。护照背面有《照录总理衙门原奏》谕旨全文。总理衙门全称总理各国事务衙门, 清朝的外交部。
  护照正文写的是:“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议覆光绪十九年八月初四日奉朱批依议钦此:查海禁旧例现已删除,所有出洋华民,自应任其回国安业。仰该总领事遵照办理查明,是否良善发给护照,以应保护等因,历经遵办在案。兹查得王加禄实系良善合行,发给护照,以免族党姻戚邻里胥役欺凌,以凭沿途关津地方官吏保护须至护照者”,说明清政府对海外侨民的重视。护照中的大红章相当于今天的水印,提仿造假。
  清朝中叶之前,中国并没有“护照”的概念。鸦片战争以后,被迫开放门户,清朝政府不得不开始授权驻外领事馆或海关发放护照。新加坡是中国在海外设置领事的第一个地方,1877年,清政府采纳首位驻外使节郭嵩焘(驻英国大臣)的建议,在新加坡设立领事馆。15年后,也就是1891年,清政府将中国驻新领事馆升格为总领事馆,领事升为总领事,兼辖海门(即叻屿呷,英属海峡殖民地Straits Settlements)等处。

“总领事府张”何人
  护照文字中的“代理新加坡兼辖海门等处总领事府张”,此“总领事府张”何许人也?持照人王加禄又是何方神圣?
  在晚清最后35年期间(1877-1911年),清廷对新加坡共派出12任领事,张弼(bì)士为驻新第五任领事。此“总领事府张”指的就是张弼士。
  根据笔者主编的《新加坡华人通史》所载(页150),张弼士担任新加坡署理总领事的时间是1894年7月至1897年。此前,他已是一位成功商人,又因曾当过驻槟城副领事(1892年),殖民地总督仍视他为总领事。期间1896年4月到1897年2月,张弼士离开新加坡前往中国,总领事一职由领事署翻译官,留美学生刘玉麟代理(参阅蔡佩蓉著,《清季驻新加坡领事之探讨1877-1911》,页74)。王加禄是在张弼士任内的1897年6月取得这张护照。
  张弼士(1841-1916年),官名振勋,号肇燮,祖籍广东省大埔县西河镇车龙村。1856年由中国南来,其事业的发展是从荷属巴达维亚(今雅加达)开始,算是白手起家。他在海外之能成功,除了有商业头脑外,最主要是时刻留心当地经济社会状况。从1866年(同治五年)起,他在荷属葛罗巴埠创办裕和垦植公司。随后在苏门答腊的亚齐、荷属的怡里、爪哇的日里开办多处类似的公司,发展种植业。在英属马来亚则开设东兴公司,负责开采锡矿,亦涉足航运业。在巴城、亚齐开办裕昌、广福远洋轮船公司;在日里创办日里银行,专门办理华侨兑蓄信贷和侨汇业务,给侨民很大方便。
  张弼士勤政,《叻报》赞之曰:“张弼士太守自权署总领事篆务以来,实事求是,凡有关商务之件,无不极力讲求。二月间曾出巡槟城等埠,昨日又附船前往巴城各埠,查看商务。所有一切公事,移请帮办那华祝太守代理,王事靡堕不遑,启处足为张总政颂之。”(参阅1895年7月16日《叻报》新闻“总政出巡”)。 1896年4月7日下午1时,他带领百余个闽粤绅商列队呈上手版(名片),谒见当年在新加坡访问的晚清一品大员李鸿章。
  作为驻新总领事,张弼士知道,如果没有安排这批绅商(多数拥有捐官虚衔)谒见李鸿章以满足彼等虚荣心,处理侨务就无法得心应手。在当年帮派观念浓厚情况下,张弼士要逐一向李鸿章引见,任何帮派成员都不可遗漏,工作压力之大,由此可见。

对新加坡的贡献
  然而张弼士对新加坡的贡献,却是在他卸任后。光绪31年(1905年),为了替清政府宣扬朝廷保护华商政策,以钦命商务大臣考察南洋各埠,南下宣化,促进清政府与海外华商的关系。他在新加坡邀集各籍华商,创设新加坡中华商务总会(今中华总商会,1906年3月16日成立)作为商界的最高领导机构,并捐3000元为开办经费,使他的“振兴中国商务”想法得以实现。此外亦倡办应新学堂(1906年),这是新加坡第一所以华语教学的新式学堂。
  投资中国方面,有山东烟台的张裕葡萄酿酒公司(1892年),成立包括挖金银矿的公司,在广州开办农工路矿总公司,以招集商股建筑铁路,并在汕头、大埔、广州等地置不动产。
  1897年张弼士卸任驻新总领事后,活动更是多彩多姿。光绪25年(1899年),被委以佛山铁路总办;光绪27年(1901年)大清银行于上海成立,为董事之一;隔年,在新加坡办粤汉铁路招股分局,任铁路督办;光绪29年(1903年)捐20万元创办路矿学校;并得到光绪皇帝及慈禧太后两度召见,被授以太仆寺少卿。辛亥革命后,历任总统府顾问、南洋宣慰使、全国商会联合会会长等职。1916年9月12日在巴达维亚病故,终年75岁。

“甲必丹”王加禄
  王加禄为何持有新加坡“总领事府”颁发的护照?
  王加禄(1860-1949年),祖籍福建省漳浦县前亭镇中山村过港社(后独立为过港村),20岁南来,事业从印尼起家,经营烟草生意,继开办银行及其他金融业务。1892年,被荷属印尼殖民政府封为“甲必丹”(Kapitein),并赐其金字牌匾,成为一方领袖。1926年,创办印尼安班澜中华商务总会,还出资创办安班澜中华小学,发展海外华人教育事业,受到印尼侨民的爱戴。
  光绪27年(1901年)8月26日,清政府御封王加禄为“监生州同” 职衔。宣统元年(1909年)三月初一,又加封“同知”职衔,赏赐银牌官服给予加冕。如今,王加禄的后人散居在印尼、香港、中国大陆各地。2013年,族人集资在漳浦修复故居作为纪念馆,又捐出王加禄的遗物,这张护照正是从海外搜回的。
  2017年王加禄故居把这张百年前的清朝护照,以一比一的比例复制送给张裕酒文化博物馆,使两馆结为友好博物馆。如今,这张百年护照被新加坡国家图书馆珍藏,又增添了一份精彩。
  这里要指出的是:王加禄故居管理委员会出版的《甲必丹·王加禄故居》(没有出版日期)谓王加禄曾任新加坡南安会馆会长,“跟着蝉联好几年会长”(页21),实误。今得南安会馆文化主任李成利博士确定,其实是同名同姓,又几乎是同时代的两个不同的人,这也算是历史的巧合。












市井漳州 - 一张清朝护照见证“百年张裕”
http://a1.mp.uc.cn/article.html?uc_param_str=frdnsnpfvecpntnwprdssskt&client=ucweb&wm_cid=184723628244343808&wm_id=061636f78a42433290ec594cf65e4d22&title_type=1&pagetype=share&app=undefined&btifl=100&wm_aid=5e4bb241f56c478a84365a9b9d7945c9&sdkdeep=2&sdksid=8090c75d-ebfc-a668-d40c-70c31acb06f9&sdkoriginal=8090c75d-ebfc-a668-d40c-70c31acb06f9&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2016 年11月7 日本报报道一则120年前的荷属东印度安斑澜华侨甲必丹 (Kapitein,协助管理华人事务)王加禄的清朝版新加坡护照。在护照正页右侧粗体字标明“代理新嘉坡兼辖海门等处总领事府张”。当时不少人纳闷张是指谁?昨日答案揭晓,他是昔日东南亚的首富,被美国人称为“中国的洛克菲勒”的张裕公司创始人张弼士。张弼士是中国葡萄酒 工业化生产的先驱者。
  今年 6 月,两千公里外的烟台张裕公司有关人员在网络上偶然看到参评漳州首届珍贵档案评选的王加禄护照,惊喜不已。
  6 月 6 日,张裕公司《葡萄酒鉴赏》杂志主编陈耀明通过中国新闻网发表了一条《张裕创始人张弼士在光绪年间签发的一份护照》消息,确认护照中的签发者“代理新嘉坡兼辖海门等处总领事府张”即张裕公司创始人张弼士。
  长期研究张裕公司历史的陈耀明说,张弼士在光绪二十年(1894 年)由驻槟榔屿副领事升任代理新嘉坡兼辖海门等处总领事(新嘉坡即新加坡,海门即英属海峡殖民地)。
  光绪二十年十二月初九出版的新加坡 中文报纸《叻报》刊登《领事拜客》描述:“张弼士太守于月之亚朔(初二)接受本坡(新加坡)总领事篆务,各节均 已列登前报。兹悉太守日来办理履新一切事宜毕,旋于昨初八十点钟时,偕同那华祝太守(那华祝为总领事馆 翻译)肃具衣冠,至巡理府署中拜会……”张弼士1892 年创办张裕公司,1893 年 3 月任槟城副领事,1894 年 7 月至 1896 年初驻新加坡总领事,随后奉命回国商办铁路招商事宜。“这份护照就是张弼士担任驻新加坡总领事的重要物证,比一般文献更有价值。
  目前只发现到这件,很珍贵!”陈耀明说,张弼士的手迹在张裕公司档案室和广东 大埔县张弼士故居少数保留,而这护照上出现的“初六” 二字,又是张弼士新发现的手迹。至于张弼士与王加禄先生的私交,尚未见过确切证据。张弼士早年主要在雅加达和苏门答腊一带活动,后期主要在槟榔屿和新加坡。



印尼视角 - 百年护照话沧桑新加坡历史学者柯木林
https://mp.weixin.qq.com/s/N1XHXLqvYGUD5Lv30Wlru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