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9日星期六

国家博物馆华人铜像之谜



联合早报 - 柯木林:国家博物馆华人铜像之谜 (2013-11-09)

  立于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前超过半个世纪的华人铜像,在“失踪”10年后,2013年10月8日终于再度“现身”在馆内的“新加坡历史走廊”(见2013年10月31日(星期四)《海峡时报》新闻)。
华人铜像的重见天日,过程值得一书。苏东坡有语云:“事如春梦了无痕”,拘不诉诸笔墨,恐怕后来者无法得知其中缘由,此为作斯文之用意也!
   1939年,英国艺术家威廉·史德龄(WGStirling)因有感于华人对新加坡的贡献,乃将一座半身华人铜像,赠予莱佛士图书博物馆 (Raffles Museum and Library,新加坡国家博物馆的前身)。与此铜像同时赠献的还有其他两件作品,一为中华童星(Chinese boy-actor),另一为爪哇战神(Ardjuna)。然而其他两件赠品现已不知所终,唯有此华人铜像存世。当时一个名为“新加坡之友”(The Friends of Singapore)的组织,还支付了铜像大理石基座的安裝费。此大理石基座鐫刻的中英文金字碑文,这样写道:
   Given to Singapore in 1939 by the artist W.G.STIRLING,as a tribute to the people who have done so much by their patience,endurance and fortitude to bring the Straits Settlements and Malaya to the present state of prosperity
  此华人半身铜像为艺术家史德龄于1939年寄赠星坡者。华人素以坚忍耐劳著称叻乡,叩三府暨马来全属今日之繁荣,得诸华人能力者良非鲜浅,史君敬仰此优异之点,乃以此像相赠云
   华人铜像于1939年安放在博物馆门前,面向史丹福路(Stamford Road),为当时新加坡的重要地标之一。45年后的1984年12月,铜像 被移到博物馆侧廊,让位给作为新加坡国庆25周年庆典一部分的“时间囊”(time capsule)。2004年至2006年,博物馆闭馆整修期间,这座铜像被移走,搁置在国家文物局位于裕廊的文物保存中心(Heritage Conservation Center,HCC)里。虽然社会人士(包括网民)对此颇有微词,但铜像却始终没有再度“露面”。
  作为新加坡华 人会馆最高领导机构的宗乡总会,由于不忍此代表华人“坚忍耐劳”的铜像深藏不露,遂于2011年9月通过向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商借铜像的决议。然而由于当时 宗乡总会大楼的装修工程尚在进行,此事仍被搁置。2013年3月,宗乡总会大楼装修工程完毕,此事又被提上日程。最后的决定是:国家博物馆将此铜像重新安 置。所不同的是:铜像从原本在室外的位置移入室内,以便更好的保护文物,避免受风雨侵蚀。

华人铜像到底是谁?
  此华人铜像到底是谁?何以无名?赠献者史德龄又是何方神圣?
   在新加坡国家博物馆研究员吴庆辉的协助下,我们找到了一份海峡殖民地《1939年萊佛士图书博物馆年报》(Annual Report Of The Raffles Museum and Library for The Year 1939),其中有关于这座铜像及艺术家威廉·史德龄的点滴记录(页4)。
  史德龄(W.G.STIRLING)英文全名为William George Stirling,1887年出生。根据资料,史德龄早年就对中国的礼俗与文化有浓厚兴趣。他曾在广东住过一段时期,并与当地社会各阶层人士有所接觸。 1907年,年仅20岁的他来到马来亚,两年后加入殖民地政府的关税与专卖局(Monopolies and Customs Services Department)服务。
  1916年,史德龄与一位华商的女儿结婚。从1921年至1931年的10年间,史德龄任职新加坡助理华民护卫 司(Assistant Chinese Protectorate)。由于工作的方便,收集不少华人社会的文物,尤其是秘密会社天地会的资料。1925年,他將收集所得的私会党资料,和另外一位 作者约翰·塞巴斯登·马洛·沃德(John Sebastian Marlow Ward)联合出版《天地会与洪门会》一书(The Hung Society or the Heaven and Earth Society),轟动一时。
  The William Stirling Collection(史德龄收藏品)在收藏界中是颇有名气的。1996年初,新加坡历史博物馆曾向荷兰收藏家收购一批史德龄的收藏品。1997年9月, 这批收藏品,多数是新加坡秘密会社的资料,公开展出。这些资料,是在1889年《社团注册法令》(The Societies Ordinance of 1889)公布后被警方没收的秘密会社文档,十分珍贵。
  华人铜像背面刻有1902年的字样,说明了其创作年代。然而迟至1939年,铜像才由史德龄亲自献赠给博物馆。从1902年铸成至今,此铜像已有111年的历史,俨然是国家一级文物了。
  创作华人铜像时,一定有个“模特儿”,但这“模特儿”到底是谁呢?我们细看史德龄上述生平事迹,或许可以从中得到一些蛛丝马迹。
  华人铜像是个黝黑老者的半身相,身着唐衫,短胡须。这种打扮显然是南方华商,更具体地说,是广东商人的模样。由于史德龄曾在广东住过,又娶华商的女儿为妻,我因此怀疑华人铜像的原型,可能与其妻子的家庭有关系。当然这只是推测而已!
  不管结论如何,这座铜像是华人“坚忍耐劳”的象征,或许没有一个具体人物,也不一定要有名字;但“无名氏华人铜像”能重见天日,确实值得欣慰,也对得起在这块土地上艰苦奋斗了一个半世纪的华族先贤们。

作者是本地历史学者





Straits Times - 'Missing' Museum bust now back on display 2013-10-31







新国志 - 国家博物馆华人铜像之谜
https://xinguozhi.wordpress.com/2013/11/09/%E5%9B%BD%E5%AE%B6%E5%8D%9A%E7%89%A9%E9%A6%86%E5%8D%8E%E4%BA%BA%E9%93%9C%E5%83%8F%E4%B9%8B%E8%B0%9C/


Given to Singapore in 1939 by the artist W.G. STIRLING, as a tribute to the people who have done so much by their patience, endurance and fortitude to bring the Straits Settlements and Malaya to the present state of prosperity
  此华人半身铜像为艺术家史德龄于1939年寄赠星坡者。华人素以坚忍耐劳着称叻乡,叩三府暨马来全属今日之繁荣,得诸华人能力者良非鲜浅,史君敬仰此优异之点,乃以此像相赠云
   华人铜像于1939年安放在博物馆门前,面向史丹福路(Stamford Road), 为当时新加坡的重要地标之一。45年后的1984年12月,铜像被移到博物馆侧廊,让位给作为新加坡国庆25周年庆典一部分的“时间囊”(time capsule)。2004年至2006年,博物馆闭馆整修期间,这座铜像被移走,搁置在国家文物局位于裕廊的文物保存中心(Heritage Conservation Centre, HCC)里。虽然社会人士(包括网民)对此颇有微词,但铜像却始终没有再度“露面”。
  作为新加坡 华人会馆最高领导机构的宗乡总会,由于不忍此代表华人“坚忍耐劳”的铜像深藏不露,遂于2011年9月通过向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商借铜像的决议。然而由于当 时宗乡总会大楼的装修工程尚在进行,此事仍被搁置。2013年3月,宗乡总会大楼装修工程完毕,此事又被提上日程。最后的决定是:国家博物馆将此铜像重新 安置。所不同的是:铜像从原本在室外的位置移入室内,以便更好的保护文物,避免受风雨侵蚀。

华人铜像到底是谁?
  此华人铜像到底是谁?何以无名?赠献者史德龄又是何方神圣?
   在新加坡国家博物馆研究员吴庆辉的协助下,我们找到了一份海峡殖民地《1939年莱佛士图书博物馆年报》(Annual Report Of The Raffles Museum and Library for The Year 1939),其中有关于这座铜像及艺术家威廉•史德龄的点滴记录(页4)。
  史德龄(W.G. STIRLING)英文全名为William George Stirling, 1887年出生。根据资料,史德龄早年就对中国的礼俗与文化有浓厚兴趣。他曾在广东住过一段时期,并与当地社会各阶层人士有所接触。1907年,年仅20 岁的他来到马来亚,两年后加入殖民地政府的关税与专卖局(Monopolies and Customs Services Department)服务。
  1916年,史德龄与一位华商的女儿结婚。从1921年至1931年的10年间,史德龄任职新加坡助理华民护卫 司(Assistant Chinese Protectorate)。由于工作的方便,收集不少华人社会的文物,尤其是秘密会社天地会的资料。1925年,他将收集所得的私会党资料,和另外一位 作者约翰•塞巴斯登•马洛•沃德(John Sebastian Marlow Ward)联合出版《天地会与洪门会》一书(The Hung Society or the Heaven and Earth Society), 轰动一时。
  The William Stirling Collection(史德龄收藏品)在收藏界中是颇有名气的。1996年初,新加坡历史博物馆曾向荷兰收藏家收购一批史德龄的收藏品。1997年9月, 这批收藏品,多数是新加坡秘密会社的资料,公开展出。这些资料,是在1889年《社团注册法令》(The Societies Ordinance of 1889)公布后被警方没收的秘密会社文档,十分珍贵。
  华人铜像背面刻有1902年的字样,说明了其创作年代。然而迟至1939年,铜像才由史德龄亲自献赠给博物馆。从1902年铸成至今,此铜像已有111年的历史,俨然是国家一级文物了。
  创作华人铜像时,一定有个“模特儿”,但这“模特儿”到底是谁呢?我们细看史德龄上述生平事迹,或许可以从中得到一些蛛丝马迹。
  华人铜像是个黝黑老者的半身相,身着唐衫,短胡须。这种打扮显然是南方华商,更具体地说,是广东商人的模样。由于史德龄曾在广东住过,又娶华商的女儿为妻,我因此怀疑华人铜像的原型,可能与其妻子的家庭有关系。当然这只是推测而已!
  不管结论如何,这座铜像是华人“坚忍耐劳”的象征,或许没有一个具体人物,也不一定要有名字;但“无名氏华人铜像”能重见天日,确实值得欣慰,也对得起在这块土地上艰苦奋斗了一个半世纪的华族先贤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