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1日星期六

传统与前卫


《联合早报》- 柯木林:传统与前卫 (2016-05-21)


http://www.zaobao.com.sg/forum/views/opinion/story20160521-619746

  陈金声(1806年至1864年)是19世纪新加坡的富商,一百年前“丰兴陈”三个字妇孺皆知。这个家族十分显赫,一个多世纪以来,陈金声家族对新加坡社会的建设与对教育的贡献,值得一书。
  细读《陈金声遗嘱》,陈金声精神躍然纸上。《遗嘱》共八页,分前后两部分。前半部为主体部分,有六页,曙期1862年4月13日,是陈金声辞世前两年所立;后半部是两页的附录,日期为1863年12月17日,即陈金声辞世前三个月补上的。整份《遗嘱》约5350字,全部以英文书写,但最后一页“陈金声”却以中文签名,十分醒目。
  《陈金声遗嘱》目前在国家图书馆的《书库珍藏》览中亮相。《遗嘱》交代了家人在他辞世后要进行传统祭祀仪式,并注明用5000西班牙元为其丧葬费;而在让四名儿子继承庞大财产的同时,两名女儿和妻子也各获得部分遗产。
  《遗嘱》中更突显了陈金声对教育与社会公益的热心,清楚地写明萃英书院及新加坡书院(今莱佛士书院)各得他捐款600西元;陈笃生医院得捐款1000西元。此外,他亦捐款给在马六甲的医院与“大众爷”的华人庙宇或慈善机构500西元。垂暮之年,对坡人事业犹耿耿于怀,这种精神令人感动。
  《遗嘱》中有“神主祭金”之设立,用以照顾远在中国故里的兄弟及其后人,并嘱咐家人今后祭祀他本人、先祖或已故家人,宜以华人传统的祭拜仪式进行。
  陈金声之所以成为殷商,不是没有原因的。他的祖父于18世纪到马六甲经商,父亲在马六甲出世,本人也诞生于马六甲。陈金声幼年就读私塾学堂,同时进入教会学校学习英文和荷文,因兼有东西教育两种文化背景,在与洋人打交道时,如鱼得水。
  从《遗嘱》上看,陈金声显然是投资房地产致富。他拥有不少房地产,在直落亚逸街有房产,在菲立街、嘉宾达街等地段均有置业。这些黄金地段的房产,其子女都分得部分产权。《遗嘱附录》亦强调后世子孙如果放弃华人礼俗信仰而改信其他宗教,则无权继承遗产。可见早期的峇峇是比传统的华人还传统。峇峇日后西化,那是后话。
  一般史书记载陈金声的祖籍只是写“福建省永春县”,我们从《丰山陈氏族谱》(目前保存在他的六世孙陈长德手中),可以明确知道其祖籍地就是现在的福建省永春县桃城镇丰山村。陈金声共有四男二女,四男分别为陈明水、陈明惠、陈明岩、陈明月。二女名陈玉喜、陈玉合,皆为原配夫人林财娘所出。这些名字都出现在《陈金声遗嘱》中。陈金声原配夫人早逝(年仅35岁),嗣后续娶林绸娘,无所出。陈金声也有一嗣子(元泉)及一养女(玉凉娘)。
  我们再对照《丰山陈氏族谱》,丝毫不误。陈明水(长子)与陈明岩(三子)是《遗嘱》的信托人。陈金声同时也有把部份财产分给两个女儿。根据传统习俗,一般出嫁的女儿是很难分得遗产的。从这点上说,《陈金声遗嘱》确是有其前卫性。
  有趣的是,《陈金声遗嘱》特别提及长孙陈若锦(时年5岁,陈明水之子)。可能是长孙缘故,陈若锦分得的款数最多(2万西元),但只能在满21岁时才可兑现。后来历史证明,陈若锦是陈金声后人中较为杰出的一位。
  陈金声颇有人情味,他对续弦夫人林绸娘及在故里的弟弟陈应仪也有妥善安排。《遗嘱》说,平时馈赠林绸娘的珠宝手饰,悉数归她继续拥有。只要她不改嫁,可以享有其部分遗产投资(2万西元)的分红,而且在林绸娘辞世后给予2000西元作为丧葬费。如果改嫁,只能一次过得到3000西元,从此无权分享其遗产。《遗嘱》也不忘馈赠他在马六甲的两位朋友Tan Soon Wat(600西元)及Tan Ee Tam Neo(200西元),同时留下500西元给那些照顾他的女佣。
  人们都认为,陈金声对新加坡社会的最大贡献,是改善居民水供问题。因为他曾经在1857年11月18日,正好是他50岁寿辰那天,捐款1万3000元促政府兴建自来水库,为市民解决水供问题。今日屹立于伊丽莎白女皇道(今为海滨公园)上的陈金声喷泉,就是纪念他的。
  其实,陈金声是新加坡华文教育创始者。1849年,崇文阁在天福宫侧殿创设。陈金声捐金880元,成为大董事。崇文阁是否是新加坡最早的华文学塾,至今尚有爭议。但五年后(1854年)在厦门街成立的萃英书院,则是学界公认的最早华文学塾。陈金声是大董事(碑文镌刻其号陈巨川),捐献“基地壹所值价银一千七百一十元正”作为建筑用地。作为新加坡华文教育的开创者,陈金声地位无可取代。
  他一生醉心教育,这种优良家风也影响了他的后世子孙。长子陈明水继承父业志,在光绪十三年(1887年)捐金重修崇文阁;萃英书院也由他扩建。陈若锦,陈明水之子,更秉承先志且宏大之。他热心社会公益,发起创办爱德华七世医学堂(中央医院的前身)等。陈金声家族致力教育事业,历三世而不衰,实在难能可贵。
  根据新加坡福建会馆于2012年11月出版的《世界福建名人录·新加坡篇》所载(页68),陈庆炎总统为陈金声的外玄孙女之子(第六代后裔)。陈庆炎曾任新加坡教育部长,颇有家族致力教育事业的遗风。
  陈金声生于1806年11月18日(嘉庆十一年丙寅十月初九日辰时),1864年3月14日(同治三年甲子二月初七日午时)逝世。他在新加坡发迹,主要贡献也在新加坡。辞世后归葬马六甲,颇有中国传统“落叶归根”的思想。其墓地位于今天的马六甲三宝山,供人凭吊。

作者是本地历史学者



原文:
传统与前卫
--难得一见的先贤文献
柯木林

   陈金声(Tan Kim Seng 1806-1864)是19世纪新加坡的富商,一百年前“丰兴陈”三个字妇孺皆知。“丰兴” 是陈金声的祖父陈臣留 ( Tan Sin Liew) 创设的商号,陈金声延用作为其公司宝号,继续经营香料贸易。这个家族十分显赫,一个多世纪以来,陈金声家族对新加坡社会的建设与对教育的贡献,值得一书。
  一个家族的成就,不是偶然的。最近细读《陈金声遗嘱》(The Last Will and Testatment of  Mr. Tan Kim Seng ),  陈金声精神躍然纸上, 《遗嘱》对我们了解19世纪峇峇富商的思维,具有参考价值。
   这份《遗嘱》共8页,分前后两部分。前半部为主体部分, 有6页 ,曙期1862年4月13日,是陈金声辞世前两年所立;后半部是2页的附录(Codicil),日期1863年12月17日,即陈金声辞世前三个月补上 的。《遗嘱》写在稍厚的纸张上,这纸长43.5厘米、宽27厘米,不是一般纸张型式,显然是刻意为之,以示庄重。整份《遗嘱》约5350字,全部以英文书 写,但最后一页“陈金声”却 以中文签名,十分醒目。
  《陈金声遗嘱》现由国家图书馆保管,是文物收藏家许少全(Koh Seow Chuan)捐献的。这份珍贵文献目前在《书库珍藏》(From the Stacks: Highlights of the National Library)览中亮相,这展览已于今年1月29日开始,至8月28日结束。
  《遗嘱》显示陈金声的思想兼有“传统” 与“前卫” 两种层次。他交代了家人在他辞世后要进行传统祭祀仪式,并注明用5,000西班牙元为其丧葬费;而在让四名儿子继承庞大财产的同时,两名女儿和妻子也各获 得部分遗产。《遗嘱》中有 “神主祭金”(Sinchew Fund)之设立,用以照顾远在中国故里的兄弟及其后人,并嘱咐家人今后祭祀他本人、先祖或已故家人,宜以华人传统的祭拜仪式 (styled “Sinchew”)进行。
  《遗嘱》突显了他对教育与社会公益的热心。它清楚地写明萃英书院(Chinese Free School at Singapore)及新加坡书院 (Singapore Institution School即今莱佛士书院)各得其捐款 600西班牙元;陈笃生医院 (Tock Sing’s  Hospital at Singapore)得捐款 1000西班牙元。此外,他亦捐款给在马六甲的医院与 “大众爷” (Tye Chong Yea)的华人庙宇或慈善机构500西班牙元。垂暮之年,对坡人事业犹耿耿于怀,这种精神令人感动!
  陈金声之所以成为殷商,不是没有原因的。他的祖父于18世纪到马六甲经商,父亲在马六甲出世,本人也诞生于马六甲。陈金声幼年就读私塾学堂,同时进入教会学校学习英文和荷文, 因兼有东西教育两种文化背景 ,在与洋人打交道时, 如鱼得水。
  从《遗嘱》上看,陈金声显然是投资房地产致富,这也符合当下理财原则。根据胡潤(Rupert Hoogewerf)研究院发布的《 全球富豪榜》,截至2016年1月15日止,房地产投资是“十亿美金上榜富豪”的主要财富来源之一。
   陈金声拥有不少房地产,他在直落亚逸街( Teluk Ayer Street 现写为 Telok Ayer Street)有房产 (Government Lease No 84/91),在菲立街(Philip Street)、嘉宾达街( Carpenter Street)等地段均有置业(Government Lease No 712/713)。这些黄金地段的房产,其子女都分得部分产权。
  《遗嘱附录》亦强调后世子孙如果放弃华人礼俗信仰而改信其他宗教,则无权继承遗产。可见早期的峇峇是比传统的华人还传统。峇峇日后西化,那是后话。
   陈金声的另一份珍贵资料是他的族谱。 这部题为《丰山陈氏族谱》目前保存在他的六世孙陈长德 ( Richard Tan Tiang Teck) 手中。 《族谱》长宽各27厘米,正方形,约有668页,青色封面,全书统一以劲秀的毛笔字书写。这本《族谱》对研究陈金声家族有极高的史料价值。根据陈长德口 述,此《族谱》 是陈若锦(陈金声之孙)有生之年重修的。此后不再修谱,可能是后继无人吧?
  陈长德也提供我一份陈金声家族的辈份排序 :“松茂如献百世兴   金明若思永长美”。由此看来,陈长德是陈金声的第六代孙无误,陈长德的父亲为陈永强(Tan Eng Chiang  1908-1998)。
   一般史书记载陈金声的祖籍只是写"福建省永春县",  我们从《丰山陈氏族谱》中,可以明确知道陈金声祖籍地的具体位置,就是现在的福建省永春县桃城镇丰山村。《族谱》中对陈金声的记载是(DSC 1591):“金声,瑞布公三子,字後,官篆巨川。在申捐资助国,唐主义之诰赠奉政大夫。前英主授甲政,官号亭主,统管嘛六呷中华人等。卒谥尊荣。公夷产 经营致富,资财甲于叻呷两坡…”。
  陈金声共有四男二女,四男分别为陈明水(Tan Beng Swee)、陈明惠(Tan Beng Gwee)、陈明岩(Tan Beng Gam)、陈明月(Tan Beng Gwat)。二女名陈玉喜(Tan Geok Ee)、  陈玉合(Tan Geok Ap ),皆为原配夫人林财娘所出。这些名字都出现在《陈金声遗嘱》中。陈金声原配夫人早逝(年仅35岁),嗣后续娶林绸娘(Lim Tew Neo),无所出。陈金声也有一嗣子(元泉)及一养女(玉凉娘)。
  我们再对照《丰山陈氏族谱》,丝毫不误。陈明水(长子)与陈明岩(三子)是《遗嘱》的信托人。 陈金声同时也有把部份财产分给两个女儿。根据传统习俗,一般出嫁的女儿是很难分得遗产的。从这点上说,《陈金声遗嘱》确是有其前卫性。
   有趣的是,《陈金声遗嘱》特别提及长孙陈若锦 (Tan Geack Kim, 即Tan Jiak Kim,时年5岁 ,陈明水之子)。可能是长孙缘故,陈若锦分得的款数最多 (20,000西班牙元),但只能在满21岁时才能兑现。其他孙子仅各得10,000西班牙元,也是在满21岁时兑现。后来历史证明 ,陈若锦是陈金声后人中较为杰出的一位。
  陈金声颇有人情味,绝非无情无义之徒。从《遗嘱》看,他对续弦夫人林绸娘及在故里的弟弟陈应仪 (Tan Eng Gee)也有妥善安排。《遗嘱》说,平时馈赠林绸娘的珠宝手饰,悉数归她继续拥有。只要她不改嫁,可以享有其部分遗产投资(20,000西班牙元)的分 红,而且在林绸娘辞世后给予2000西班牙元作为丧葬费。如果改嫁,只能一次过得到3000西班牙元,从此无权分享其遗产。《遗嘱》也不忘馈赠他在马六甲 的两位朋友 Tan Soon Wat(600西班牙元)及Tan Ee Tam Neo(200西班牙元),同时留下500西班牙元给那些照顾他的女佣。
  1840年代,距新加坡开埠已20年,新华社会的最高领导机构,也由 恒山亭转移至天福宫。然而,当1850年天福宫大董亊陈笃生(Tan Tock Seng  1807-1850) 辞世后,天福宫的领导层即出现真空现象。因为后起之秀的陈金钟 (Tan Kim Ching  1829-1892 陈笃生之子)尚年少 (时年21岁),他要在10年后才登上历史舞台。从1850年至1860年这10年间,陈金声主政天福宫,领导新加坡福建帮,服务华社。
  人们 都认为陈金声对新加坡社会最大贡献,便是改善居民水供问题。因为他曾经在1857年11月18日 (星期三),正好是他50岁寿辰那天,捐款13,000元促政府兴建自来水库,为市民解决水供问题。今日屹立于伊丽莎白女 皇道(Queen Elizabeth Walk,俗称五欉树脚, 今为海滨公园 Esplanade Park)上的陈金声喷泉就是纪念他的。
  其实陈金声是新 加坡华文教育创始者。 1849年,崇文阁在天福宫侧殿剏设,这是新加坡最早的一间华文学塾。 《兴建崇文阁碑记》(同治六年,1867年) 淸楚记录了陈金声捐金880元, 成为大董事。萃英书院成立时, 他又捐献 “基地壹所值价银一千七百一十元正” 作为建筑用地。
  崇文阁是否 是新加坡最早的华文学塾,至今尚有爭议。但五年后(1854年)在厦门街(Amoy Street) 成立的萃英书院,则是学界公认的最早华文学塾。萃英书院的大董事仍是陈金声 (碑文镌刻其号陈巨川,见《萃英书院捐题石碑》,咸丰十一年, 1861年)。陈金声作为新加坡华文教育的开创者,其地位无可取代!
  陈金声一生醉心教育,这种优良家风也影响了他的后世子孙。长子陈明水 (1828-1884)继承父业志,在光绪十三年(1887年)捐金重修崇文阁; 萃英书院也由他扩建。陈若锦(1859-1917),陈明水之子,更秉承先志,从而宏大之。陈若锦也热心社会公益, 发起剙办爱德华七世医学堂(King Edward VII College of Medicine,1904年, 中央医院的前身)等。提倡文教,替海外迁民奠百年之丕基,卓识远见,楷范后人。陈金声家族致力教育事业,历三世而不衰,实在难能可贵!
  根据新加坡福建會館于2012 年11月出版的《世界福建名人录。新加坡篇》(柯木林主编)所载(页 68),新加坡共和国第七任总统陈庆炎为陈金声的外玄孙女之子 (第六代后裔) 。陈庆炎曾任新加坡教育部长,颇有家族致力教育事业的遗风!
   陈金声生于1806年11月18日 (嘉庆十一年丙寅十月初九日辰时),  1864年3月14日 (同治三年甲子二月初七日午时)逝世 。他在新加坡发迹, 主要贡献也在新加坡。辞世后归葬马六甲,颇有中国传统 “落叶归根” 的思想。位于马六甲三宝山墓地的石碑上( Zone B 3   Jalan Tan Tai Pringgit), 至今仍然清晰地刻着  “ (丰山) 同治三年岁甲子桐月榖旦  皇清显考特授呷政諡尊荣陈府先生佳城   孝男 明水 明惠 明岩 明月 女玉喜娘  玉合娘 孙  若淮 若楠 若琛  若锦 若銓 若銮 仝立石”。

初稿 2016年04月09日 @ 23:15
完稿 2016年05月14日 @ 09:45




永春县报 - 传统与前卫 (2016-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