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2日星期五

风雨牛车水

《联合早报》- 风雨牛车水 (2012-01-25)


早报网- 柯木林:风雨牛车水 (2012-01-25)
http://www.zaobao.com.sg/yl/yl120125_001.shtml


 狮城脉搏
  中年以上的新加坡人,对《风雨牛车水》这部电影一定不会感到陌生。这部由严俊导演,李丽华主演的影片,其主要摄制地点就在新加坡。此影片于1956年9月18日首次上映,轰动一时。
  年关将屆,牛车水一带最有农历新年气息:整个地区张灯结彩,各种小店、杂铺都装修一新,还有不少节日商品和风味小吃。在许多人印象中,牛车水指的是唐城坊或珍珠大厦附近一带,其实这是一种错觉。
  真正牛车水区的范围很广,北起新加坡河,南至麦士威路,东到丝丝街,西至新桥路,约2.6平方公里。这个范围基本上就是当年的新加坡市中心所在。由于此处华人聚集甚多,牛车水成了名符其实的唐人街或中国城。
  牛车水的地名起自何时,已不可考,但其形成与莱佛士的城市规划颇有关系。这里的三条街道与区内的两座建筑物,及由此所伸延出耒的历史,可视为新加坡华人史的缩影。这三条街道分别为广合源街、源顺街及豆腐街;两座建筑物指的是大华戏院与怡和轩。

牛车载水的区域
  早年的新加坡没有自来水设备,全市饮水主要靠牛车自郊外载到市中心,再由市中心转往市内各地。由于牛车水地处中心位置,这个以牛车载供应用水的区域就叫牛车水。水车路这个街名,反映了这段历史。今天,在安祥山下仍然有一口古井,足以说明当年水供简陋的情况。
  有鉴于此,从马六甲来的移民陈金声(1805-1864),乃于1857年11月18日捐款1万3000元,促殖民地政府兴建自来水库,由麦里芝引食水至市区来。但这项计划进行并不顺利,及至1877年新加坡完成第一项自来水供应工程时,陈金声已逝世14年矣!
  当局可能因此内疚,同时为了对华族社会有所交待,只好隆重其事地表扬陈金声的贡献,乃建立一座喷泉以纪念他慷慨解囊的义举。这就是屹立在伊丽莎白女皇道(俗称五丛树脚)上的陈金声纪念喷泉。
  今天,我们都知道陈金声对新加坡社会最大贡献,是改善居民水供问题,但却很少人知道,陈金声其实是新加坡华文教育的创始者。1849年,陈金声在天福 宫左殿创办崇文阁,为华族子弟提供教育场所。崇文阁比厦门街的萃英书院(1854年创立)还早5年,成为新加坡第一所华文学塾。

从广合源街到源顺街
  广合源街即宝塔街,广合源本是一家猪仔馆的商号。早年南来的华人,多数是在家乡无法生活的穷人,他们乘搭拥挤不堪的中国帆船,飘洋过海来到蛮荒的南洋 一带出卖苦力谋生。這些苦力被当成“猪仔”贩卖,贩售苦力的仲介商行被称为“猪仔館”。而广合源号更是其中的大宗,因此广合源街便成为宝塔街的代名詞。
  猪仔馆的居住条件简陋,卫生设备奇差,又十分拥挤,这种情景体现了早年移民的生活样相。广合源街这个名字,简单易记,但却饱含了先辈多少的苦难与辛 酸!除了猪仔馆外,昔日的广合源街上也到处有鴉片烟馆,苦闷且頹靡的生活弥漫整个城市,与今日整洁的店屋街景,很难联系在一起!
  然而,南来的移民毕竟有些成功了,有些经商致富。从广合源街到源顺街,即直落亚逸街,显示了社会阶梯的提升。
  源顺街乃19世纪新加坡的商业中心,这条古老的街道,虽然在城市重建的计划下已变得面目全非,但我们从尚存的古建筑群中,还可依稀看出当时繁华的景 象。一批社会名流的商店及重要社团组织如:安和号(中华商务总会首任会长吴寿珍的商号)、《叻报》馆(新加坡第一份华文日报社)、应和馆(第一个客属团 体)、褔德祠(广幇人士重要庙宇)、天福宫(早期新华社会最高领导机构)等都集中在源顺街。

诗屋人寻豆腐街
  19世纪60年代的新加坡已显繁荣景象,娱乐事业应运而生。豆腐街或珍珠街上段,就是娱乐场所的集中地。这条横贯桥南路及新桥路之间的古径,今天已不 复存在。但早期这里是全坡最繁华地区,民众夜生活的好去处。著名的酒楼、餐馆、戏园、妓院都集中于此。这里不仅是文人骚客常到之处,也是王孙哥儿闲荡的场 所,车水马龙,冠盖云集,热闹非凡。
  1887年11月,北洋舰队访问新加坡。旅新期间,舰队将领酬酢甚繁,其用餐地点福如居、广东馆等闽粤风味的菜馆,相信就在豆腐街一带。此外,寿荣华 酒楼亦十分著名。1889年10月,清朝驻新加坡首任领事官左秉隆的诗友,沪滨名士卫铸生抵新,赋有《寿荣华酒楼即句》八绝,香艳旖旎,余韻犹存,是早年 新加坡上层社会的生活写照。
  当光绪丙午年(1906年)《叻报》主笔叶季允(1859-1921)离职退隐时,也寓居豆腐街。叶季允名懋斌,号永翁,安徽人,任职《叻报》达40 年之久。那时他的英名,驰骋遐迩。近代著名诗人邱逢甲以保商局事奉命南来,宣慰华侨,久闻他的大名,特地登门拜会,并赠诗数首,其中一首这样写道:
  万里飞腾志未乖
  海山苍莽遣吟怀
  他年岛国传流寓
  诗屋人寻豆腐街
  南洋史学界泰斗陈育崧亦曾赋诗一首,题为“同木林访叶季允故居”,诗曰:
  豆腐街头棲隐处
  短垣残壁半生烟
  报人心血诗人泪
  缀网劳蛛四十年
  豆腐街因叶季允故居闻名;而邱逢甲与陈育崧这两首诗,也为此街生色不少。可惜豆腐街与叶季允故居早已荡然无存矣!
  辛亥革命以后,海外华人都期望建立一个强盛的中国,於是群起筹办“国民捐”,以赈济国家财政的枯竭。1912年7月一场由佛家发起的筹款爱国运动,响 应了中华商务总会的“国民捐”筹募运动,一连拜六、礼拜两晚,在豆腐街口的“新舞台戏园”开演。募款形式是由僧人表演杂技。
  这场以新加坡的双林寺、金兰庙、都城隍庙和天福宫四大寺庙为首,联合了槟城的极乐寺、马六甲的青云亭,以及廖内的妈祖宫为中心所组成的南洋佛教社的不平凡演出,在豆腐街举行,为新加坡华族史册,留下浓砚重墨的一笔!

大华戏院的浪漫传说
  豆腐街对面的大华戏院始建于1928年,大华戏院开启了新加坡娱乐事业新的篇章。这座颇具特色的建筑,它的兴建亦极富传奇色彩。
  本世纪初,富商余东璇因其爱妻于观赏广东大戏时遭冷遇,他冲冠一怒为红颜,竟将整条街道买下,并在此建立了一座戏院,这就是大华戏院;而他所斥资购置的街道,就是今天的余东璇街。
  大华戏院原名天演大舞台,主要以演广东大戏为主,其间亦放映默片(无声电影)。天演大舞台的名字至今依然可见。当年余东璇送给爱妻的礼物,却成了牛车水区的重要地标之一。

怡和轩:东南亚社会抗日救亡的总机关
  除大华戏院外,在牛车水区的古建筑物群中,怡和轩也是其中佼佼者。这个在1895年10月18日成立的百万富翁俱乐部,至今已有117年的历史。
  1928年5月,发生济南惨案。日本关东军与国民党北伐军在山东省会济南市发生武装冲突,军民伤亡甚重,事后中国特使蔡公时被杀。济南惨案使新华社会群情激动,在陈嘉庚领导下,怡和轩发起组织山东筹赈会,拉开了抗日的序幕,这是怡和轩第一次参与抗日救亡运动。
  山东筹赈会的成立有承前启后的作用,它上承1912年7月在豆腐街举办的“中华国民捐”的僧人杂技表演,下启1937年全面声援中国的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的抗日运动。也正是南侨总会,使怡和轩永垂青史。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怡和轩主席陈嘉庚被殖民地政府指定为抗战救亡的总领袖,怡和轩也在殖民地政府默许下,一跃成为整个东南亚社会抗日救亡的 总机关,为怡和轩与牛车水区的历史写下最光辉的一页。在此期间,新加坡到处都可看到演剧、游艺、捐香、卖花、卖物及报效募捐运动。男女老少,不分帮派,都 投入这场轰轰烈烈的救亡运动之中。
  不幸的是,新加坡人民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三年零七个月的日治期间(1942年2月15日-1945年9月12日),由于大检证(又称肃清)被日 军杀害的约有2万多人。当时新加坡的人口不过是70多万人,被杀害的人数却占人口约5%。和平后,为了纪念这起事件,1967年中华总商会在美芝路竖立 “日治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并于每年的2月15日举行公祭。
  牛车水区三条街道(广合源街、源顺街、豆腐街)及两座建筑物(大华戏院与怡和轩)的内涵及其所延伸的历史,勾画了近两百年来新加坡发展的轮廓。我们应该有一个场所将这些历史记录在案,以示后人!
  目前,我们已经有马来传统文化馆及拟建中的印度传统文化馆,唯独缺了华族文明馆。华族文明馆一旦建成,此三馆所展示的内容,正好综合说明了新加坡今日的繁荣,系各族人民过去200年来在这块土地上披荆斩棘、努力奋斗的成果!
  期待梦想成真!

作者是本地历史学者



早报网- 柯木林:风雨牛车水 (2012-01-25)
www.zaobao.com/yl/yl120125_001.shtml

 狮城脉搏
  中年以上的新加坡人,对《风雨牛车水》这部电影一定不会感到陌生。这部由严俊导演,李丽华主演的影片,其主要摄制地点就在新加坡。此影片于1956年9月18日首次上映,轰动一时。
  年关将屆,牛车水一带最有农历新年气息:整个地区张灯结彩,各种小店、杂铺都装修一新,还有不少节日商品和风味小吃。在许多人印象中,牛车水指的是唐城坊或珍珠大厦附近一带,其实这是一种错觉。
  真正牛车水区的范围很广,北起新加坡河,南至麦士威路,东到丝丝街,西至新桥路,约2.6平方公里。这个范围基本上就是当年的新加坡市中心所在。由于此处华人聚集甚多,牛车水成了名符其实的唐人街或中国城。
  牛车水的地名起自何时,已不可考,但其形成与莱佛士的城市规划颇有关系。这里的三条街道与区内的两座建筑物,及由此所伸延出耒的历史,可视为新加坡华人史的缩影。这三条街道分别为广合源街、源顺街及豆腐街;两座建筑物指的是大华戏院与怡和轩。

牛车载水的区域
  早年的新加坡没有自来水设备,全市饮水主要靠牛车自郊外载到市中心,再由市中心转往市内各地。由于牛车水地处中心位置,这个以牛车载供应用水的区域就叫牛车水。水车路这个街名,反映了这段历史。今天,在安祥山下仍然有一口古井,足以说明当年水供简陋的情况。
  有鉴于此,从马六甲来的移民陈金声(1805-1864),乃于1857年11月18日捐款1万3000元,促殖民地政府兴建自来水库,由麦里芝引食水至市区来。但这项计划进行并不顺利,及至1877年新加坡完成第一项自来水供应工程时,陈金声已逝世14年矣!
  当局可能因此内疚,同时为了对华族社会有所交待,只好隆重其事地表扬陈金声的贡献,乃建立一座喷泉以纪念他慷慨解囊的义举。这就是屹立在伊丽莎白女皇道(俗称五丛树脚)上的陈金声纪念喷泉。
  今天,我们都知道陈金声对新加坡社会最大贡献,是改善居民水供问题,但却很少人知道,陈金声其实是新加坡华文教育的创始者。1849年,陈金声在天福 宫左殿创办崇文阁,为华族子弟提供教育场所。崇文阁比厦门街的萃英书院(1854年创立)还早5年,成为新加坡第一所华文学塾。

从广合源街到源顺街
  广合源街即宝塔街,广合源本是一家猪仔馆的商号。早年南来的华人,多数是在家乡无法生活的穷人,他们乘搭拥挤不堪的中国帆船,飘洋过海来到蛮荒的南洋 一带出卖苦力谋生。這些苦力被当成“猪仔”贩卖,贩售苦力的仲介商行被称为“猪仔館”。而广合源号更是其中的大宗,因此广合源街便成为宝塔街的代名詞。
  猪仔馆的居住条件简陋,卫生设备奇差,又十分拥挤,这种情景体现了早年移民的生活样相。广合源街这个名字,简单易记,但却饱含了先辈多少的苦难与辛 酸!除了猪仔馆外,昔日的广合源街上也到处有鴉片烟馆,苦闷且頹靡的生活弥漫整个城市,与今日整洁的店屋街景,很难联系在一起!
  然而,南来的移民毕竟有些成功了,有些经商致富。从广合源街到源顺街,即直落亚逸街,显示了社会阶梯的提升。
  源顺街乃19世纪新加坡的商业中心,这条古老的街道,虽然在城市重建的计划下已变得面目全非,但我们从尚存的古建筑群中,还可依稀看出当时繁华的景 象。一批社会名流的商店及重要社团组织如:安和号(中华商务总会首任会长吴寿珍的商号)、《叻报》馆(新加坡第一份华文日报社)、应和馆(第一个客属团 体)、褔德祠(广幇人士重要庙宇)、天福宫(早期新华社会最高领导机构)等都集中在源顺街。

诗屋人寻豆腐街
  19世纪60年代的新加坡已显繁荣景象,娱乐事业应运而生。豆腐街或珍珠街上段,就是娱乐场所的集中地。这条横贯桥南路及新桥路之间的古径,今天已不 复存在。但早期这里是全坡最繁华地区,民众夜生活的好去处。著名的酒楼、餐馆、戏园、妓院都集中于此。这里不仅是文人骚客常到之处,也是王孙哥儿闲荡的场 所,车水马龙,冠盖云集,热闹非凡。
  1887年11月,北洋舰队访问新加坡。旅新期间,舰队将领酬酢甚繁,其用餐地点福如居、广东馆等闽粤风味的菜馆,相信就在豆腐街一带。此外,寿荣华 酒楼亦十分著名。1889年10月,清朝驻新加坡首任领事官左秉隆的诗友,沪滨名士卫铸生抵新,赋有《寿荣华酒楼即句》八绝,香艳旖旎,余韻犹存,是早年 新加坡上层社会的生活写照。
  当光绪丙午年(1906年)《叻报》主笔叶季允(1859-1921)离职退隐时,也寓居豆腐街。叶季允名懋斌,号永翁,安徽人,任职《叻报》达40 年之久。那时他的英名,驰骋遐迩。近代著名诗人邱逢甲以保商局事奉命南来,宣慰华侨,久闻他的大名,特地登门拜会,并赠诗数首,其中一首这样写道:
  万里飞腾志未乖
  海山苍莽遣吟怀
  他年岛国传流寓
  诗屋人寻豆腐街
  南洋史学界泰斗陈育崧亦曾赋诗一首,题为“同木林访叶季允故居”,诗曰:
  豆腐街头棲隐处
  短垣残壁半生烟
  报人心血诗人泪
  缀网劳蛛四十年
  豆腐街因叶季允故居闻名;而邱逢甲与陈育崧这两首诗,也为此街生色不少。可惜豆腐街与叶季允故居早已荡然无存矣!
  辛亥革命以后,海外华人都期望建立一个强盛的中国,於是群起筹办“国民捐”,以赈济国家财政的枯竭。1912年7月一场由佛家发起的筹款爱国运动,响 应了中华商务总会的“国民捐”筹募运动,一连拜六、礼拜两晚,在豆腐街口的“新舞台戏园”开演。募款形式是由僧人表演杂技。
  这场以新加坡的双林寺、金兰庙、都城隍庙和天福宫四大寺庙为首,联合了槟城的极乐寺、马六甲的青云亭,以及廖内的妈祖宫为中心所组成的南洋佛教社的不平凡演出,在豆腐街举行,为新加坡华族史册,留下浓砚重墨的一笔!

大华戏院的浪漫传说
  豆腐街对面的大华戏院始建于1928年,大华戏院开启了新加坡娱乐事业新的篇章。这座颇具特色的建筑,它的兴建亦极富传奇色彩。
  本世纪初,富商余东璇因其爱妻于观赏广东大戏时遭冷遇,他冲冠一怒为红颜,竟将整条街道买下,并在此建立了一座戏院,这就是大华戏院;而他所斥资购置的街道,就是今天的余东璇街。
  大华戏院原名天演大舞台,主要以演广东大戏为主,其间亦放映默片(无声电影)。天演大舞台的名字至今依然可见。当年余东璇送给爱妻的礼物,却成了牛车水区的重要地标之一。

怡和轩:东南亚社会抗日救亡的总机关
  除大华戏院外,在牛车水区的古建筑物群中,怡和轩也是其中佼佼者。这个在1895年10月18日成立的百万富翁俱乐部,至今已有117年的历史。
  1928年5月,发生济南惨案。日本关东军与国民党北伐军在山东省会济南市发生武装冲突,军民伤亡甚重,事后中国特使蔡公时被杀。济南惨案使新华社会群情激动,在陈嘉庚领导下,怡和轩发起组织山东筹赈会,拉开了抗日的序幕,这是怡和轩第一次参与抗日救亡运动。
  山东筹赈会的成立有承前启后的作用,它上承1912年7月在豆腐街举办的“中华国民捐”的僧人杂技表演,下启1937年全面声援中国的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的抗日运动。也正是南侨总会,使怡和轩永垂青史。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怡和轩主席陈嘉庚被殖民地政府指定为抗战救亡的总领袖,怡和轩也在殖民地政府默许下,一跃成为整个东南亚社会抗日救亡的 总机关,为怡和轩与牛车水区的历史写下最光辉的一页。在此期间,新加坡到处都可看到演剧、游艺、捐香、卖花、卖物及报效募捐运动。男女老少,不分帮派,都 投入这场轰轰烈烈的救亡运动之中。
  不幸的是,新加坡人民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三年零七个月的日治期间(1942年2月15日-1945年9月12日),由于大检证(又称肃清)被日 军杀害的约有2万多人。当时新加坡的人口不过是70多万人,被杀害的人数却占人口约5%。和平后,为了纪念这起事件,1967年中华总商会在美芝路竖立 “日治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并于每年的2月15日举行公祭。
  牛车水区三条街道(广合源街、源顺街、豆腐街)及两座建筑物(大华戏院与怡和轩)的内涵及其所延伸的历史,勾画了近两百年来新加坡发展的轮廓。我们应该有一个场所将这些历史记录在案,以示后人!
  目前,我们已经有马来传统文化馆及拟建中的印度传统文化馆,唯独缺了华族文明馆。华族文明馆一旦建成,此三馆所展示的内容,正好综合说明了新加坡今日的繁荣,系各族人民过去200年来在这块土地上披荆斩棘、努力奋斗的成果!
  期待梦想成真!

作者是本地历史学者



林斯戈部落 - 新加坡故事 - 柯木林:风雨牛车水
http://linsige01.blogspot.com/2012/01/blog-post_26.html



  年关将屆,牛车水一带最有农历新年气息:整个地区张灯结彩,各种小店、杂铺都装修一新,还有不少节日商品和风味小吃。在许多人印象中,牛车水指的是唐城坊或珍珠大厦附近一带,其实这是一种错觉。

  真正牛车水区的范围很广,北起新加坡河,南至麦士威路,东到丝丝街,西至新桥路,约2.6平方公里。这个范围基本上就是当年的新加坡市中心所在。由于此处华人聚集甚多,牛车水成了名符其实的唐人街或中国城。

  牛车水的地名起自何时,已不可考,但其形成与莱佛士的城市规划颇有关系。这里的三条街道与区内的两座建筑物,及由此所伸延出耒的历史,可视为新加坡华人史的缩影。这三条街道分别为广合源街、源顺街及豆腐街;两座建筑物指的是大华戏院与怡和轩。
牛车载水的区域

  早年的新加坡没有自来水设备,全市饮水主要靠牛车自郊外载到市中心,再由市中心转往市内各地。由于牛车水地处中心位置,这个以牛车载供应用水的区域就叫牛车水。水车路这个街名,反映了这段历史。今天,在安祥山下仍然有一口古井,足以说明当年水供简陋的情况。

  有鉴于此,从马六甲来的移民陈金声(1805-1864),乃于1857年11月18日捐款1万3000元,促殖民地政府兴建自来水库,由麦里芝引食水至市区来。但这项计划进行并不顺利,及至1877年新加坡完成第一项自来水供应工程时,陈金声已逝世14年矣!

  当局可能因此内疚,同时为了对华族社会有所交待,只好隆重其事地表扬陈金声的贡献,乃建立一座喷泉以纪念他慷慨解囊的义举。这就是屹立在伊丽莎白女皇道(俗称五丛树脚)上的陈金声纪念喷泉。

  今天,我们都知道陈金声对新加坡社会最大贡献,是改善居民水供问题,但却很少人知道,陈金声其实是新加坡华文教育的创始者。1849年,陈金声在天福 宫左殿创办崇文阁,为华族子弟提供教育场所。崇文阁比厦门街的萃英书院(1854年创立)还早5年,成为新加坡第一所华文学塾。

从广合源街到源顺街
  广合源街即宝塔街,广合源本是一家猪仔馆的商号。早年南来的华人,多数是在家乡无法生活的穷人,他们乘搭拥挤不堪的中国帆船,飘洋过海来到蛮荒的南洋 一带出卖苦力谋生。這些苦力被当成“猪仔”贩卖,贩售苦力的仲介商行被称为“猪仔館”。而广合源号更是其中的大宗,因此广合源街便成为宝塔街的代名詞。

  猪仔馆的居住条件简陋,卫生设备奇差,又十分拥挤,这种情景体现了早年移民的生活样相。广合源街这个名字,简单易记,但却饱含了先辈多少的苦难与辛 酸!除了猪仔馆外,昔日的广合源街上也到处有鴉片烟馆,苦闷且頹靡的生活弥漫整个城市,与今日整洁的店屋街景,很难联系在一起!

  然而,南来的移民毕竟有些成功了,有些经商致富。从广合源街到源顺街,即直落亚逸街,显示了社会阶梯的提升。

  源顺街乃19世纪新加坡的商业中心,这条古老的街道,虽然在城市重建的计划下已变得面目全非,但我们从尚存的古建筑群中,还可依稀看出当时繁华的景 象。一批社会名流的商店及重要社团组织如:安和号(中华商务总会首任会长吴寿珍的商号)、《叻报》馆(新加坡第一份华文日报社)、应和馆(第一个客属团 体)、褔德祠(广幇人士重要庙宇)、天福宫(早期新华社会最高领导机构)等都集中在源顺街。

诗屋人寻豆腐街
  19世纪60年代的新加坡已显繁荣景象,娱乐事业应运而生。豆腐街或珍珠街上段,就是娱乐场所的集中地。这条横贯桥南路及新桥路之间的古径,今天已不 复存在。但早期这里是全坡最繁华地区,民众夜生活的好去处。著名的酒楼、餐馆、戏园、妓院都集中于此。这里不仅是文人骚客常到之处,也是王孙哥儿闲荡的场 所,车水马龙,冠盖云集,热闹非凡。

  1887年11月,北洋舰队访问新加坡。旅新期间,舰队将领酬酢甚繁,其用餐地点福如居、广东馆等闽粤风味的菜馆,相信就在豆腐街一带。此外,寿荣华 酒楼亦十分著名。1889年10月,清朝驻新加坡首任领事官左秉隆的诗友,沪滨名士卫铸生抵新,赋有《寿荣华酒楼即句》八绝,香艳旖旎,余韻犹存,是早年 新加坡上层社会的生活写照。

  当光绪丙午年(1906年)《叻报》主笔叶季允(1859-1921)离职退隐时,也寓居豆腐街。叶季允名懋斌,号永翁,安徽人,任职《叻报》达40 年之久。那时他的英名,驰骋遐迩。近代著名诗人邱逢甲以保商局事奉命南来,宣慰华侨,久闻他的大名,特地登门拜会,并赠诗数首,其中一首这样写道:

  万里飞腾志未乖
  海山苍莽遣吟怀
  他年岛国传流寓
  诗屋人寻豆腐街

  南洋史学界泰斗陈育崧亦曾赋诗一首,题为“同木林访叶季允故居”,诗曰:
  豆腐街头棲隐处
  短垣残壁半生烟
  报人心血诗人泪
  缀网劳蛛四十年
  豆腐街因叶季允故居闻名;而邱逢甲与陈育崧这两首诗,也为此街生色不少。可惜豆腐街与叶季允故居早已荡然无存矣!

  辛亥革命以后,海外华人都期望建立一个强盛的中国,於是群起筹办“国民捐”,以赈济国家财政的枯竭。1912年7月一场由佛家发起的筹款爱国运动,响 应了中华商务总会的“国民捐”筹募运动,一连拜六、礼拜两晚,在豆腐街口的“新舞台戏园”开演。募款形式是由僧人表演杂技。

  这场以新加坡的双林寺、金兰庙、都城隍庙和天福宫四大寺庙为首,联合了槟城的极乐寺、马六甲的青云亭,以及廖内的妈祖宫为中心所组成的南洋佛教社的不平凡演出,在豆腐街举行,为新加坡华族史册,留下浓砚重墨的一笔!

大华戏院的浪漫传说

  豆腐街对面的大华戏院始建于1928年,大华戏院开启了新加坡娱乐事业新的篇章。这座颇具特色的建筑,它的兴建亦极富传奇色彩。

  本世纪初,富商余东璇因其爱妻于观赏广东大戏时遭冷遇,他冲冠一怒为红颜,竟将整条街道买下,并在此建立了一座戏院,这就是大华戏院;而他所斥资购置的街道,就是今天的余东璇街。

  大华戏院原名天演大舞台,主要以演广东大戏为主,其间亦放映默片(无声电影)。天演大舞台的名字至今依然可见。当年余东璇送给爱妻的礼物,却成了牛车水区的重要地标之一。

怡和轩:东南亚社会抗日救亡的总机关
  除大华戏院外,在牛车水区的古建筑物群中,怡和轩也是其中佼佼者。这个在1895年10月18日成立的百万富翁俱乐部,至今已有117年的历史。

  1928年5月,发生济南惨案。日本关东军与国民党北伐军在山东省会济南市发生武装冲突,军民伤亡甚重,事后中国特使蔡公时被杀。济南惨案使新华社会群情激动,在陈嘉庚领导下,怡和轩发起组织山东筹赈会,拉开了抗日的序幕,这是怡和轩第一次参与抗日救亡运动。

  山东筹赈会的成立有承前启后的作用,它上承1912年7月在豆腐街举办的“中华国民捐”的僧人杂技表演,下启1937年全面声援中国的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的抗日运动。也正是南侨总会,使怡和轩永垂青史。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怡和轩主席陈嘉庚被殖民地政府指定为抗战救亡的总领袖,怡和轩也在殖民地政府默许下,一跃成为整个东南亚社会抗日救亡的 总机关,为怡和轩与牛车水区的历史写下最光辉的一页。在此期间,新加坡到处都可看到演剧、游艺、捐香、卖花、卖物及报效募捐运动。男女老少,不分帮派,都 投入这场轰轰烈烈的救亡运动之中。

  不幸的是,新加坡人民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三年零七个月的日治期间(1942年2月15日-1945年9月12日),由于大检证(又称肃清)被日 军杀害的约有2万多人。当时新加坡的人口不过是70多万人,被杀害的人数却占人口约5%。和平后,为了纪念这起事件,1967年中华总商会在美芝路竖立 “日治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并于每年的2月15日举行公祭。

  牛车水区三条街道(广合源街、源顺街、豆腐街)及两座建筑物(大华戏院与怡和轩)的内涵及其所延伸的历史,勾画了近两百年来新加坡发展的轮廓。我们应该有一个场所将这些历史记录在案,以示后人!

  目前,我们已经有马来传统文化馆及拟建中的印度传统文化馆,唯独缺了华族文明馆。华族文明馆一旦建成,此三馆所展示的内容,正好综合说明了新加坡今日的繁荣,系各族人民过去200年来在这块土地上披荆斩棘、努力奋斗的成果!

  期待梦想成真!


中国数字时代 - 联合早报 | 柯木林:风雨牛车水
http://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2/01/联合早报-柯木林风雨牛车水/

 狮城脉搏

  中年以上的新加坡人,对《风雨牛车水》这部电影一定不会感到陌生。这部由严俊导演,李丽华主演的影片,其主要摄制地点就在新加坡。此影片于1956年9月18日首次上映,轰动一时。

  年关将?茫?3邓?淮?钣信├?履昶?ⅲ赫?龅厍?诺平岵剩?髦中〉辍⒃悠潭甲靶抟恍拢?褂胁簧俳谌丈唐泛头缥缎〕浴T谛矶嗳擞∠笾校?3邓?傅氖翘 瞥欠换蛘渲榇笙酶浇?淮??涫嫡馐且恢执砭酢?p>  真正牛车水区的范围很广,北起新加坡河,南至麦士威路,东到丝丝街,西至新桥路,约2.6平 方公里。这个范围基本上就是当年的新加坡市中心所在。由于此处华人聚集甚多,牛车水成了名符其实的唐人街或中国城。

  牛车水的地名起自何时,已不可考,但其形成与莱佛士的城市规划颇有关系。这里的三条街道与区内的两座建筑物,及由此所伸延出耒的历史,可视为新加坡华人史的缩影。这三条街道分别为广合源街、源顺街及豆腐街;两座建筑物指的是大华戏院与怡和轩。

牛车载水的区域

  早年的新加坡没有自来水设备,全市饮水主要靠牛车自郊外载到市中心,再由市中心转往市内各地。由于牛车水地处中心位置,这个以牛车载供应用水的区域就叫牛车水。水车路这个街名,反映了这段历史。今天,在安祥山下仍然有一口古井,足以说明当年水供简陋的情况。

  有鉴于此,从马六甲来的移民陈金声(1805-1864),乃于1857年11月18日捐款1万3000元,促殖民地政府兴建自来水库,由麦里芝引食水至市区来。但这项计划进行并不顺利,及至1877年新加坡完成第一项自来水供应工程时,陈金声已逝世14年矣!

  当局可能因此内疚,同时为了对华族社会有所交待,只好隆重其事地表扬陈金声的贡献,乃建立一座喷泉以纪念他慷慨解囊的义举。这就是屹立在伊丽莎白女皇道(俗称五丛树脚)上的陈金声纪念喷泉。


知源网 oofeeds - 柯木林:风雨牛车水
http://64.120.204.88/item.php?id=504129





原文:

风 雨 牛 车 水
-- 柯木林 --

  中年以上的新加坡人,对《风雨牛车水》(英文名:Rainstorm in Chinatown)这部电影一定不会感到陌生。这部由严俊导演,李丽华主演的影片,其主要摄制地点就在新加坡 。影片剧情讲述 江丽珍的丈夫王根生远赴南洋谋生,一别十年,音信断绝。丽珍带着女儿千里寻夫,却发现丈夫已入赘富有人家,弃糟糠不顾,乃绝望离去。剧终时王根生醒悟,与妻儿团聚,皆大欢喜。此影片于1956年9月18日首次上映, 轰动一时。
  记得小时候听说李丽华在协和树胶厂拍外景。该厂离我儿时住家不远的金泉路 (Kim Chuan Road) ,许多人都去围观,至今印象尤深!
  年关将屆, 牛车水一带最有农历新年气息 : 整个地区张灯结彩, 各种小店、杂铺都装修一新,还有不少节日商品和风味小吃。在许多人印象中, 牛车水指的是唐城坊(China Town Point) 或珍珠大厦 (People’s Park Complex) 附近一带,其实这是一种错觉。
  真正牛车水区的范围很广,北起新加坡河 (Singapore River),南至麦士威路(Maxwell Road),东到丝丝街 (Cecil Street),西至新桥路 (New Brigde Road),约2.6 平方公里。这个范围基本上就是当年的新加坡市中心所在。由于此处华人聚集甚多,牛车水成了名符其实的唐人街或中国城。
  牛车水的地名起自何时,已不可考 ,但其形成与莱佛士的城市规划颇有关系。1822年,莱佛士 “重组市区”的计划付诸实行后,各民族及不同籍贯的华人族群已有各自不同的居住地点, 牛车水成了早期中国移民的聚居地。这里的三条街道与区内的两座建筑物,及由此所伸延出耒的历史,可视为新加坡华人史的缩影。这三条街道分别为广合源街、源顺街及豆腐街;两座建筑物 指的是大华戏院与怡和轩。

牛车载水的区域
  早年的新加坡没有自来水设备,全市饮水主要靠牛车自郊外载到市中心,再由市中心转往市内各地。由于牛车水地处中心位置,这个以牛车载供应用水的区域就叫牛车水。水车路(Kreta  Ayer Road)这个街名,反映了这段历史。今天,在安祥山 (Ann Siang Hill  ) 下仍然有一口古井,足以说明当年水供简陋的情况。这口古井与北京市王府井大街上的古井一样, 都是历史的徵信物。
  鉴此水供简陋的情况,从马六甲来的移民陈金声(1805-1864),乃于1857年11月18日捐款一万三千元促殖民地政府兴建自来水 库,由麦里芝(Macritchie)引食水至市区来。
  政府在接收陈金声的捐款后,对于自来水库建设工程,却一事无成。等到1862年新加坡发生严重干旱时,兴建自来水库工程 又再旧事重提,可是这笔捐款已被政府工程师糊里糊涂地浪费完尽。及至1877年新加坡完成第一项自来水供应工程时,陈金声已逝世14年矣!
  当局可能因此 内疚,同时为了对华族社会有所交待,只好隆重其事地表扬陈金声的贡献, 乃建立一座喷泉以纪念他慷慨输囊的义举。这就是屹立在伊丽莎白女皇道(Queen Elizabeth Walk,俗称五欉树脚)上的陈金声纪念喷泉(Tan Kim Seng’s  Memorial Fountain )( 参阅柯木林, “从陈金声纪念喷泉谈起”,载柯木林著,《石叻史记》 ,  页230-233)
  今天, 我们都知道陈金声对新加坡社会最大贡献,是改善居民水供问题。但却很少人知道他也是新加坡华文教育的创始者。1849年陈金声在天福宫左殿创办崇文阁 , 为华族子弟提供教育场所。崇文阁比厦门街 (Amoy Street) 的萃英书院 (1854年创立) 还早五年, 成为新加坡第一间华文学塾。

从广合源街到源顺街
  广合源街即宝塔街 (Pagoda Street) , 广合源本是一家猪仔馆的商号。早年南来的华人,多数是在家乡无法生活的穷人,他们乘搭拥挤不堪的中国帆船,漂洋过海来到蛮荒的南洋一带出賣苦力谋生。這些苦力被當成 “豬仔”販賣,販售苦力的仲介商行被稱为 “豬仔館”。 而广合源號更是其中的大宗,因此广合源街便成為寶塔街的代名詞。
  猪仔馆的居住条件简陋,卫生设备奇差,又十分拥挤,这种情景体现了早年移民的生活样相。广合源街这个名字,简单易记,但却饱含了先辈们多少的苦难与辛酸!除了豬仔馆外,昔日的广合源街上也到處有鴉片煙馆,苦悶且頹靡的生活弥漫整个城市,與今日整洁的店屋街景, 很难联系在一起!
  然而, 南来的移民毕竟有些成功了, 有些经商致富。从广合源街到源顺街 ( 即直落亚逸街Telok  Ayer Street)),显示了社会阶梯的提升。 源顺街乃19世纪新加坡的商业中心, 这条古老的街道,虽然在城市重建的计划下已变得面目全非,但我们从尚存的古建筑群中, 还可依稀看出当时繁华的景象。一批社会名流的商店及重要社团组织如 : 安和号 (中华商务总会首任会长吴寿珍的商号)、《叻报》馆 (新加坡第一份华文日报社)、应和馆 (第一个客属团体)、褔德祠 (广幇人士重要庙宇)、天福宫 (早期新华社会最高领导机构) 等都集中在源顺街。

诗屋人寻豆腐街
  19世纪60年代的新加坡已显繁荣景象,娱乐事业应运而生。豆腐街或珍珠街上段(Upper Chin Chew Street) 就是娱乐场所的集中地。这条横贯桥南路(South Bridge Road)及新桥路(New Bridge Road)之间的古径,今天已不复存在。但早期这里是全坡最繁华地区, 民众夜生活的好去处。著名的酒楼、餐馆、戏园、妓院都集中于此。这里不仅是文人骚客常到之处,也是王孙哥儿闲荡的场所,车水马龙,冠盖云集,热闹非凡。
  1887年11月, 北洋舰队访问新加坡。旅新期间,舰队将领酬酢甚繁,其用餐地点福如居、广东馆等闽粤风味的菜馆, 相信就在豆腐街一带。此外,寿荣华酒楼亦十分著名。1889年10月,清朝驻新加坡首任领事官左秉隆的诗友,沪滨名士卫铸生抵新,赋有<寿荣华酒楼即句>八绝,香艳旖旎, 馀韻犹存,是早年新加坡上层社会的生活写照。
  当光绪丙午年(1906)《叻报》主笔叶季允(1859-1921)离职退隐时,也寓居豆腐街。叶季允名懋斌,号永翁,  安徽人。任职《叻报》达40年之久。叶季允不但是一位报人,也是一位诗人、文豪、金石家兼医药国手,左秉隆领事曾赠额曰“道参康统”。那时他的英名,驰骋遐迩。近代著名诗人邱逢甲以保商局事奉命南来,宣慰华侨,久闻他的大名,特地登门拜会, 并赠诗数首,其中一首这样写道 :

万里飞腾志未乖
海山苍莽遣吟怀
他年岛国传流寓
诗屋人寻豆腐街     

(见1900年3月27日《叻报》南武山人邱逢甲稿 <赠叶永翁布衣>。诗中注云: “君(指叶季允)所寓曰豆腐街” )。

  我曾为此诗着迷。1974年时豆腐街旧址尚在,我与南洋史学界泰斗陈育崧漫步其间,试图寻找叶季允故居。在豆腐街上,怀古之幽情,油然而生。陈育崧嗣后赋诗一首,并手书赠我, 诗曰:

豆腐街头棲隐处
短垣残壁半生烟
报人心血诗人泪
缀网劳蛛四十年

  此诗收录在陈育崧所著 《椰荫馆文存》(第一册)中 , 题为 “同木林访叶季允故居”。邱逢甲与陈育崧这两首诗,为豆腐街生色不少。可惜叶季允故居早已荡然无存矣!
  辛亥革命以后,海外华人都期望建立一个强盛的中国。然而,由于过去的种种不平等条约,使中国负债累累。海内外爱国之士乃群起筹办“国民捐”,以赈济国家财政的枯竭。
  于是一场由佛家发起的筹款爱国运动,响应了中华商务总会的 “国民捐” 筹募运动, 一连拜六、礼拜两晚,在豆腐街口的“新舞台戏园”开演。募款形式是由僧人表演杂技。
  根据1912年7月22日的《南侨日报》记载: 当晚的场面,盛况空前。入场卷分为特别位、头等位、一号位及二号位四个等级。特别位票价为五大元、头等位二大元、一号位一大元、二号位五角正。男女界同价,所收经费,悉数拨充“中华国民捐”。
  这场以新加坡的双林寺、金兰庙、都城隍庙和天福宫四大寺庙为首,联合了槟城的极乐寺、马六甲的青云亭以及廖内的妈祖宫为中心所组成的南洋佛教社的不平凡演出,在豆腐街举行,为新加坡华族史册,留下浓砚重墨的一笔!
  我曾为文指出:“豆腐街的没落,开始于1929年。这一年,正是世界经济大恐慌浪潮汹涌澎湃的时期。华族社会受了经济不景气的影响,工商业及各个生产事业部门,都遭受惨重的打击。 豆腐街既是以娱乐奢侈为主的繁华地区,在社会经济萧条的情况下,自然难以维持。各酒楼旅馆,因市情不佳,纷纷收盘。加以禁娼条令的实施,妓院营业大受打击,从此一蹶不振。于是,这一地带的繁华,便逐渐成为历史陈迹”(参阅柯木林, “豆腐街昔日繁华今何在”,载柯木林著,《石叻史记》 , 新加坡青年书局, 2007年8月出版, 页234-236)。

大华戏院的浪漫传说
  豆腐街对过的大华戏院(Majestic Theatre) 始建于 1928年,大华戏院开启了新加坡娱乐事业新的篇章。这座颇具特色的建筑,它的兴建亦极富传奇色彩。本世纪初,富商余东璇因其爱妻于观赏广东大戏时遭冷遇,他衝冠一怒为红颜,竟将整条街道买下,并在此建立了一座戏院,这就是大华戏院; 而他所折资购置的街道, 就是今天的余东璇街(Eu Tong Sen Street)。
  大华戏院由当年著名的思旺.墨加崙建築师事务所(Swan And Maclaren)设计。此建築师事务所在本地有不少项目:莱佛士酒店(Raffles Hotel)与维多利亚纪念堂(Victoria Memorial Hall)也是他们设计的。大华戏院原名天演大舞台(Tien Yien Moh Toi Theatre 或 “Tin Yin Dance Stage” ),主要以演广东大戏为主,其间亦放映默片(无声电影)。天演大舞台的名字至今依然可见。
  1938年天演舞台租给邵氏机构,改名皇后戏院 (Empress Theatre ) ,放映电影。邵氏机构的登场,正值海外华人筹款抗日运动如火如荼展开的时期, 皇后戏院于是成了筹赈会的活动场所。
  1942年2月,皇后戏院为日军佔用, 改为大和剧场, 专门放映日军的宣传影片。和平后, 邵氏机构重新购回,改名大华戏院沿用至今。当年余东璇送给爱妻的礼物, 却成了牛车水区的重要地标之一。
大华戏院结合了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 建筑物外观砌以色彩绚丽的瓷砖, 其间饰有广东大戏的人物造型, 又有祥龙飞舞的图案,飞龙首尾相接,翊翊如生。

怡和轩 :东南亚社会抗日救亡的总机关
  除大华戏院外, 在牛车水区的古建筑物群中,怡和轩也是其中佼佼者。怡和轩所处的位置,乃是牛车水区的重要地带,可见当年先贤们置业时,已是很有眼光。这个在1895年10月18日成立的百万富翁俱乐部, 至今已有117年的历史。
  1928年2月,怡和轩迎来了南京政要胡汉民、孙科 (孙中山的儿子) 及伍朝枢 (大律师伍廷芳的儿子,曾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 三位贵宾。为尽地主之谊,怡和轩于2月7日中午设茶会招待,会后贵宾们在怡和轩门前摄影留念。晚上八点, 时任怡和轩总理的陈嘉庚也在怡和轩筵开五席, 宾主相聚甚欢。
  三个月后的1928年5月,发生济南惨案。日本关东军与国民党北伐军在山东省会济南市发生武装冲突,军民伤亡甚重,事后中国特使蔡公时被杀。济南惨案 使新华社会群情激动,在陈嘉庚领导下,怡和轩发起组织山东筹赈会,拉开了抗日的序幕,这是怡和轩第一次参与抗日救亡运动。
  山东筹赈会的成立有承前启后的作用, 它上承1912年7月在豆腐街举办的 “中华国民捐” 的僧人杂技表演;下启1937年全面声援中国的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的抗日运动。 可见牛车水区一带,素有国家兴亡, 匹夫有责的历史传统。
  也正是南侨总会,使怡和轩永垂青史。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怡和轩主席陈嘉庚被殖民地政府指定为抗战救亡的总领袖,怡和轩也在殖民地政府默许 下,一跃成为整个东南亚社会抗日救亡的总机关,为怡和轩与牛车水区的历史写下最光辉的一页。在此期间,新加坡到处都可看到演剧、游艺、捐香、卖花、卖物及 报效募捐运动。男女老少,不分帮派,都投入这场轰轰烈烈的救亡运动之中。
  不幸的是,新加坡人民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三年零八个月的日治期间 (1942.02.15-1945.09.12), 由于大检证 (又称肃清 ) 被日军杀害的约有2万多人。当时新加坡的人口不过是70多万人,被杀害的人数却占人口约5% 。和平后, 为了纪念这起事件, 1967年中华总商会在美芝路(Beach Road) 树立 “日治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并于每年的2月15日举行公祭。
  从1942年至1945年,怡和轩被日军占用为军官俱乐部。所有文件、图书及一切用具被一扫而空。沦陷期间,怡和轩会员不幸身故者有 : 王声世、蒋骥甫、陆运怀、石焕章、谢天福、曾有美、谢荣西、林文田、陈森茂、陈延谦、陈贵贱、曾江水、蔡汉亮、陈邦元、陈楚敦、蔡嘉种、黄奕寅、陈金治、侯西反与卓祺嘉等。陈嘉庚在沦陷前及时逃往印尼,始免于难!
  牛车水区三条街道 (广合源街、源顺街、豆腐街)及两座建筑物 (大华戏院与怡和轩) 的内涵及其所延伸的历史,勾划了近两百年来新加坡发展的轮廓。我们应该有一个场所将这些历史记录在案, 以示后人!
  从这点上看,牛车水区是设立新加坡华族文明馆最适当不过的地点。华族文明馆展出的内容可以牛车水区为主线,联系新加坡历史的方方面面,从点到面,构成了一部完整的新加坡社会发展图景。
  目前,我们已经有马来传统文化馆(Malay Heritage Centre)及拟建中的印度传统文化馆(Indian Heritage Centre),唯独缺了华族文明馆。 华族文明馆一旦建成, 此三馆所展示的内容,正好综合说明了新加坡今日的繁荣,係各族人民过去两百年来在这块土地上披荆斩棘、努力奋斗的成果!
  期待梦想成真 !

作者是本地历史学者

  位于安祥山下的古井,足以说明当年水供简陋的情况

 牛车载水情景